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窝囊的上门女婿

正文 第2064章道德绑架

    唐若雪坐在主位,背后是一个记录的秘书和清姨。

    她的左边,是一个头发盘起一身职业套装的瓜子脸女人。

    瓜子脸女人容颜精致,鼻子高挺,眸子带着锐利和明亮。

    最吸引眼球的,是她一双腿格外的修长,随意一放就给人一股侵略性。

    叶凡一眼认出对方,她就是凌天鸳。

    叶凡还微微意外唐若雪出现在这里。

    他虽然已经知道唐若雪把凌天鸳收于麾下,但没想到她会亲自来律师楼开会。

    不过叶凡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只是一握凌笑笑的掌心给予温暖。

    他已经感受到凌笑笑的害怕,身子都不受控制抖动。

    叶凡这一个动静,顿时吸引了众人注意力。

    十几个律师楼骨干齐齐向门口张望过来。

    唐若雪和凌天鸳也都抬头。

    看到叶凡出现,唐若雪也是一怔,但很快恢复平静,目光清冷。

    她也意外叶凡跑来这里,但听到叶凡找凌天鸳,她就没有多嘴。

    唐若雪端起咖啡慢慢品着看好戏。

    “你是什么人?”

    “谁让你闯来这里的?”

    “保安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阿狗阿猫都闯入会议室?”

    凌天鸳反应了过来,一拍桌子喝出一声:“给我丢出去!”

    几个闻讯过来的保安和员工向叶凡靠近。

    叶凡毫不客气把他们踹飞出去。

    “你还敢动手打人?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凌天鸳脸色一寒:“来人,给我报警,我看看是你拳头大,还是国家机器枪口大。”

    “凌天鸳,我跟你素不相识,没兴趣给你捣乱。”

    叶凡没有在意,只是牵着凌笑笑上前:

    “我来这里,主意是给凌笑笑讨一个公道。”

    “她昨天胃溃疡命悬一线,你却随手把她丢金芝林,然后还不见人影?”

    “今天早上给你打电话,你还挂我电话,冻结我号码。”

    “你这样不管笑笑死活,你还算是人家的姐姐吗?”

    叶凡把凌笑笑拉到前面对凌天鸳兴师问罪。

    唐若雪他们闻言眯起眼睛下意识望向了凌天鸳。

    “原来你就是哪个窃取我私人号码的王八蛋?”

    凌天鸳柳眉倒竖:“我要报警抓你,你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

    叶凡怒道:“你妹妹的生死,还不如你生活重要?”

    “闭嘴!”

    凌天鸳声音一沉:“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我再声明一次,我不是凌笑笑的姐姐。”l

    她一字一句开口:“她这个妹妹,我凌天鸳从来没有承认过。”

    叶凡冷笑一声:“她不是你妹妹,她不是你爹妈生的?”

    “她是我爹妈生的,但不是我妹妹,她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凌天鸳站了起来,高跟鞋得得敲地,气势十足向叶凡走来:

    “当初我明确向父母反对,我不允许他们生第二胎,我不允许有人跟我平分凌家资产。”

    “从我懂事起,凌家一切都属于我,两个亿资产全是我凌天鸳的,凭什么多一个妹妹夺走一半?”

    “我警告过我父母,他们生了,我不认,不养,不亲近,不往来。”

    “我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可他们却一意孤行,无视我的感受,非要把凌笑笑生下来。”

    “所以这是我爹妈的错误,是他们自讨苦吃,跟我凌天鸳没半点关系。”

    “你觉得凌笑笑可怜,你应该去控诉我爹妈,是他们脑子进水生第二胎。”

    “是他们把凌笑笑生下来受苦受罪。”

    “噢,对,他们五年前海难死了,责怪他们没有意义。”

    “那苦果只能凌笑笑自己一个人承担了。”

    “虽然她只有七岁,未成年,受苦可怜,可谁叫她配合我爹妈出世呢?”

    “他们一家三口造的孽,就该他们一家三口承担,而不是我这个所谓的姐姐局外人。”

    “我一没叫我爹妈生,二没叫凌笑笑出世,你不能对我道德绑架。”

    凌天鸳双手抱在胸口前轻蔑看着叶凡,毫不客气反击着叶凡对自己的训斥。

    唐若雪眉头一皱,不过很快恢复平静,低头喝着咖啡。

    “你太不是东西了!”

    叶凡怒喝一声:“她怎么说都是你妹妹,跟你一脉相承。”

    “闭嘴!”

    凌天鸳脸色一寒:“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这个妹妹,我不认。”

    “我不会给我爹妈的错误傻乎乎买单。”

    “如不是我聪明,在他们临死前半年,把凌家财产全部过户到我名下,我的人生也会被影响。”

    “两亿资产,如被这丫头分走一个亿,我哪够资本开起这间律师楼,哪够资本打通各方人脉成就自己?”

    “我凭什么让这个丫头拖累我多姿多彩的光鲜人生?”

    “再说了,我已经够可以了。”

    “在我爹妈下葬的第七天,我才把她赶出凌家别墅,还给她找了一个福利院。”

    “昨天更是好心在街头把捡垃圾吃的她捡起送去金芝林。”

    “我记得,我还给你们留了一万块。”

    “一万块,应该够她医药费了,不够的话,你们就把她卖了,或者让她活活痛死行了。”

    “别觉得我无情无义,那只是你看事情角度不行。”

    “试一试,你不要把我当成凌笑笑的姐姐,把我当成一个外人,你就会发现我的高尚和善心了。”

    “一个金牌律师,街头撞见重病的流浪儿童,热心送她去医馆,还给了一万块,多感人。”

    “好了,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

    “你带着凌笑笑滚蛋吧,再不走,我就让探员把你们都抓起来。”

    她还目光凌厉瞪向了凌笑笑喝道:

    “小丫头,记住了,我不是你姐姐,不要道德绑架我,我是不会被世俗左右的。”

    凌天鸳警告一句:“你再敢来骚扰我,我送你去境外孤儿院,让你自生自灭。”

    “别给我吓唬孩子。”

    叶凡把惊慌的凌笑笑扯入身后,看着不可一世的女人出声:

    “你把凌家资产全部霸占了,就不能漏一点点出来给你妹妹?”

    “你随便给她一两百万,她就能顺顺利利成长。”

    “结果你却一分不给,直接丢她去孤儿院,还连她死活都不管。”

    他声音淡漠起来:“你良心不会疼吗?”

    “对不起,我现在的人生很好,不想多一个拖累。”

    凌天鸳贴近叶凡呵气如兰:“没有谁该背负着另一个人的人生前行。”

    “至于我的良心,从来就没因为凌笑笑痛过。”

    她撇撇嘴:“因为她不是我造的孽。”

    叶凡没有再跟凌天鸳说话,把目光望向了唐若雪:“这样的人,你敢用?”

    凌天鸳他们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叶凡跟唐若雪认识。

    面对叶凡的质问,唐若雪放下咖啡,不置可否开口:

    “我原本还对聘请凌律师有所迟疑,现在这一出彻底坚定我要聘请她了。”

    “凌笑笑一事,我觉得,凌律师很有魄力很够理智。”

    “虽然凌笑笑的处境我很同情,但我不认为凌律师要对她人生负责。”

    “孩子又不是她生的,让她出力出钱扶养,太道德绑架了。”

    “谁的孩子,谁负责,父母负责不了,就该孩子自己负责,不要拖累别人的人生。”

    “这对你叶神医也是一个很好的警示。”

    “你不想忘凡将来跟凌律师一样被人道德绑架,你生第二胎一定要好好掂量一番,一定要获得忘凡的批准。”

    “免得忘凡怨恨你这个父亲把财产分出一半……”

    唐若雪风轻云淡提醒叶凡一句,随后走到凌天鸳面前伸出了手:“凌律师,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就是帝豪御用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