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差一步苟到最后

1139 尸万火急

        “快说!你找谁……”

        卫星电话中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气喘吁吁的像是在小跑,刘天良急忙按下免提键说道:“喂!你是紫嫣还是关丽啊,我是刘天良啊,强哥在不在,我有尸万火急的事找他?”

        “老公!刘胖子,他没死呢……”

        女人急吼吼的喊了一声,很快就听赵子强喘着粗气喊道:“天良!你在什么地方啊,国内现在怎么样了?”

        “水深火热啊,遍地都是活尸,我这有个重要的人找你……”

        刘天良赶忙把电话递给了赵官仁,赵官仁走到办公室的窗边说道:“强哥!我叫赵官仁,你现在还不认识我,但我是守塔人,我从一千年后的伽蓝而来,我是你兄弟也是你半个徒弟!”

        “等会、等会!你说慢点……”

        赵子强似乎也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困惑道:“你说你从一千年后的……什么茄来着,你特么没拿我寻开心吧,乌龟老王八也活不了一千年,卫星电话可是很贵的?”

        “我忘了!你现在还没去过伽蓝……”

        赵官仁拍拍额头说道:“镇魂塔和守塔人你总知道了吧,我还去过你老家大金王朝,你的出身地在河渡村,但村子里根本就没有河,你的小名叫狗三,这下相信我了吧?”

        “……”

        赵子强忽然沉默了,过了一会才惊疑道:“兄弟!你到底是谁,我的身份你确实没有说错,但我真不知道什么镇魂塔和守塔人啊,你找我究竟想干什么,直接说吧?”

        “你不知道镇魂塔?”

        赵官仁吃惊道:“大哥!事到如今你就别再瞒啦,我可是按照你的指引进塔闯关的,这已经是第九关了,再说你要是没进过镇魂塔或者祭魂塔,你是怎么从大金朝穿越过来的?”

        “我凭本事穿过来的啊……”

        赵子强没好气的说道:“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见过什么魂塔,不过你连我老家都去过,按理说除了我自个不会有人知道,你是不是记错日子了,我现在还没遇上魂塔啊?”

        “看来只有这种可能性了……”

        赵官仁皱眉道:“你最后在伽蓝去世了,我没有赶上见你最后一面,你让人带话给我,说的确实不太清楚,我目前在南广市,你知不知道是谁引爆了尸毒,有没有听过黑帆公司?”

        赵子强沉声问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再告诉你答案!”

        “获得尸毒血清,协助拥有者拯救人类……”

        赵官仁答道:“这是镇魂塔下达的任务,你曾经也是守塔人,但止步在倒数第二关,我在帮你完成遗愿,我们的对手叫做弑魂者,他们都是夺舍进来的,而我们都是肉身!”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我自创的绝招叫什么……”

        “霹雳雷电要你命,你最爱看花花公子,最爱打魂斗罗,海绵宝宝叫穿裤衩的发糕……”

        “这你都知道啊,这下没跑了,你肯定是我爱徒了……”

        赵子强连忙说道:“散播尸毒的人有两个,第一个叫雷叶,他是雷宁生物公司的大股东,他老婆跟小白脸私奔了,他一气之下砸了尸毒,但他手里有没有血清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在南洲总部!”

        “南洲?距离这里不远啊,那第二个人是谁……”

        “呃~是我吧!我不小心炸了一艘赌船,让船上的活尸掉海里了……”

        赵子强居然尴尬道:“我没想到尸毒威力这么大,居然顺着大海漂向了全世界,但尸毒就是黑帆公司搞出来的,我抢了一管原液交给了雷叶,想让他帮忙研制解药,结果那家伙居然发疯了!”

        “什么?”

        赵官仁震惊道:“这么说的话,你才是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雷叶是在你之后放的尸毒,没错吧?”

        “不不不!没有我也一样会尸毒爆发……”

        赵子强连忙抵赖道:“黑帆公司想用尸毒控制全世界,只不过阴差阳错让我给提前了,但我用下半身的性福发誓,我绝不是故意放毒的,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你这个老坑货啊,总喜欢藏着掖着,最后把自己都给坑死了……”

        赵官仁郁闷的说道:“你应该还在非洲吧,我希望你能尽快回来,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我目前正在寻找南广雷宁公司,等我搞清楚来龙去脉再通知你,我会尽量保持电话畅通!”

        “好!我待会把雷叶的地址发给你,尽量在半个月内赶回去……”

        赵子强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办公室里只有刘天良和六名队员,此时大伙已经全部惊呆了。

        “天呐!赵子强到底隐瞒了多少事啊……”

        六名队员面面相觑,全都被最新消息给震撼到了,但刘天良却摊手问道:“这下怎么办,搞半天强哥才是罪魁祸首啊,而且雷叶在南洲,距离咱们有四百多公里啊!”

        “雷叶未必就是拥有者,血清可是在南广发现的……”

        赵官仁摇着头说道:“雷宁公司有三大股东,雷叶、黑帆和国企,在如此危险的科研项目上,一定是国企占据主导地位,除非雷叶有团队研制出了血清,否则拥有者肯定不是他!”

        “唉~但愿能找到研究所的人,只有他们清楚来龙去脉……”

        刘天良无奈的叹了口气,但火淇淋又问道:“老大!这已经是第九关了,可赵子强还没见过镇魂塔,这说明他不是从第一关开始闯塔的,或者……他就不是我们所知道的赵子强!”

        “赵子强曾经说过,第九关才是最重要的,或许他就是从第九关进入了镇魂塔,不过也只有任务结束才能得知真相了,大家收拾一下,咱们出发……”

        赵官仁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幸存者们也在腰里插上了刀剑,他们刚刚学赵官仁把刀背起来,结果发现刀太长抽不出来,只能无奈的挂在皮带上,几个女人还拿上了藤盾。

        “你们不要用这个,这种东西才适合你们……”

        赵官仁搬来了一箱手杖剑,手杖剑的把手可以拧下来,反接在手杖的金属圆筒上,而剑身抽出来有八十公分长,接上后足有一人高,正好可以当一把细长的刺刀,女人用起来也轻便。

        “这个好,我也要用这个……”

        刘天良也拿过了一把手杖剑,其他人陆续拿上了匕首和弓弩等物,每人也都弄上了一个双肩包,但女医生却突然冲了过来,猛地跪在了赵官仁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赵警官!你救救我,给我注射血清吧,我不想死啊……”

        女医生一把抱住赵官仁的腿,痛哭流涕的哀嚎了起来,可赵官仁却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是说我们人渣吗,何必再给我磕头,再说疫苗是用来拯救全世界的,不可能用在你一个垃圾身上!”

        “我错了!我不是人,只要你给我注射,让我干什么都行……”

        女医生竟然猛扇自己的脸颊,还十分用力的左右开弓,但赵官仁还是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祝你好运,便带着大伙往楼下走去,而女医生又急忙去哀求炮手他们。

        “我们又不欠你的,你让我们去清理超市的活尸,我们可没有耍赖……”

        炮手很冷酷的把她踢开了,头也不回的下了楼,任凭女医生怎么哭求都不理会,但赵官仁却在楼下说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她马上就会破口大骂,还要跟我们同归于尽!”

        “你们这些冷血的畜生,见死不救,你们全都去死吧……”

        女医生果然怒嚎了起来,可谁都没有想到,她居然拎了一桶汽油出来,不顾一切的想要点燃,但还没等海棠把弓箭给拉起来,她忽然浑身一抽,一头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自作孽不可活啊……”

        赵官仁摇摇头跳出了后窗,海棠也把弓箭给收了起来,等众人都陆续爬出去之后,女医生终于“嗷”的一声尸变了,但是等大伙全都翻过了院墙,她才吼叫着扑了出来。

        “唉~真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可怜又可恨……”

        萧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墙头上跳进刘天良怀里,墙外是一条居民区的小路,眼见游荡的活尸并不多,赵官仁便让姑娘们上去练手,队员们扛着刀在一旁指点加保护。

        “时间不早了,加快速度吧……”

        赵官仁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赶忙带领队员全力冲杀,十二名幸存者只能捡捡漏,不过这一路冲杀下来,幸存者们都有了进步,连姑娘们都能一挑二了。

        “我擦!好多活尸啊,看来只能翻山了……”

        刘天良趴在一台公交车下,已经学到“苟货秘诀”的皮毛了,但他们面前是一条山脚公路,丁字路口两头车多尸也多,面前还挡着一座大山,不过看起来山上活尸不太多。

        “翻山吧!翻过这座山就离新区不远了……”

        严如玉蹲在一边点头附和,赵官仁立刻弹飞了手里的烟头,继续带领队员们冲上马路,砍瓜切菜一般剁了几十头活尸,一行人迅速冲上了山道,踩着石板路跑进了树林。

        “不要跑!注意尸鸟袭击,啄一口就会要命的……”

        赵官仁来回扫视茂密的树林,可能还没出市区的原因,林中的鸟儿本来就不多,或者尸毒还没波及到鸟儿,一群人很快就来到了半山腰,只看放翻了几头晨练的老尸。

        “我去!你们南广人喜欢在山上办婚礼吗……”

        赵官仁等人诧异的望着前方,一块宽敞的大草坪上,居然被布置成了盛大的婚礼现场,只不过桌椅板凳都乱的一塌糊涂,鲜花舞台上也是鲜血淋漓,还有不少尸变的宾客在周围游荡。

        “怎么没看见新娘啊……”

        炮手等人主动上前清理宾客,但严如玉却苦笑道:“不是!有大师说这里是龙脉,在这办喜宴能保家族兴旺,然后这里就成了婚礼圣地了,不找关系根本订不到位置,我也是在这里订的婚!”

        “哟~香槟都没开,可惜了……”

        赵官仁穿过鲜花拱门来到了舞台前,地上倒着一块血淋淋的照片展板,但新娘是个挺洋气的小美人,新郎是个文质彬彬的四眼仔,上面还写着——栾茜&周宇洋!

        “胖子!你过来看……”

        赵官仁笑着招手喊道:“这新娘叫栾倩(茜),栾姓的人本就不多,还跟你在一座城市,你有个小老婆不就姓栾嘛,搞不好就是她的姐妹!”

        “哎呀~可惜了!长的真不错,姐妹也一定是个美女……”

        刘天良扶起展板擦了把口水,结果话没落音就听“咣当”一声响,树林间竟然有个防空洞被打开了,一大批幸存者哭喊着跑了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位穿白纱的小新娘。

        “我去!这个不会就是你老婆吧……”

        赵官仁惊讶的转过身去,刘天良双眼贼亮的惊喜道:“妈呀!好白的皮肤,好大的车灯,好嫩的小美人啊,不会这么便宜我老刘吧,哎?她老公咋没死,这啥剧情啊?”

        “我哪知道,不是红杏出墙就是横刀夺爱呗,说不定不是你老婆……”

        赵官仁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但刘天良却抹着嘴说道:“我不管!不是也得是,看她弹弹又跳跳的,我就有种初恋的感觉,麻烦你帮我僚个机哈,嘿嘿~我来啦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