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第10章 师姐再见!

    “……”

    苏瑾白选择无视,专心致志的打理菜苗。

    苏瑾白深刻明白一个道理:修炼都不能的人,不配有圣母心。

    “他们一心修炼,被一个破败的垃圾宗门骗得连裤衩都不剩,出门又因为太好看被螺霸王带走了……”

    楚瑞喜把太好看三个字咬的极其重。

    以前的苏前辈,最喜欢好看的男孩子。

    苏瑾白满脸黑线,螺霸王什么鬼,能不能再随意一点?这特么不就是螺蛳粉吗?

    抱歉,想象不到螺霸王牛逼的样子。

    玩生化武器的吗?

    (??^??)

    “我两个可怜巴巴的弟弟,居然被一群骗子盯上了,如果不是我给他们的宝贝都被宗主拿走,也不至于被螺霸王抓住!”楚瑞喜拖着受伤的身体,捏着水符继续哭诉:“说起来那些宝贝都是出自苏前辈您……”

    “你能不能别那么多话。”苏瑾白听到这里,心口一疼,立马就打断了楚瑞喜。

    苏瑾白一想到甜梅梅那么多宝贝送人,自己只留下没用的回颜丹,就心疼到爆炸。

    想要堵上楚瑞喜的臭嘴,让他别再戳自己心窝子。

    “一想到那个破的连门都没有的宗门,以后还要拿着前辈你的宝物招摇撞骗,我就心痛!”

    楚瑞喜看着苏瑾白生气了,立刻就说道。

    以前苏前辈最要面子,听到这种事,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宗门,想要找到那个宗门,只有先找到弟弟……

    那苏前辈就会去救弟弟了!

    楚瑞喜认为自己的说法万无一失,等着苏瑾白上钩。

    苏瑾白脑光一闪,破败的宗门!

    然后又看了一眼飞舟,为了宗门的事情咆哮的大师姐!

    苏瑾白生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已经笑的合不上嘴,但是忍住没有抬头,不让楚瑞喜看见她的反应。

    楚瑞喜一看苏瑾白的肩膀微微发抖,以为她生气了,立刻来劲了。

    “那破宗门为了钱,宣称自己是什么天一宗,又说全部都是隐世不出的大佬,还骗人说他们有渡劫期的长老,可以专门带我弟弟们修炼。”

    “呜呜呜……那个狗日的宗主,把我兄弟骗的裤衩都不剩就扔了出来。”

    “估计给他们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苏瑾白默不作声的一直听,但是心中狂喜,喜欢钱!

    那就好办了!

    “那个宗门啊……”楚瑞喜还想说点什么“激怒”苏瑾白。

    “带我去找那个宗门。”苏瑾白抬起头,开门见山的说。

    苏瑾白在地里忙活了一早上,但是没有沾染任何的尘土,更没有一丝狼狈。

    尘土和露水,早就被苏瑾白周身运转的灵气抵御在外,导致她永远保持谪仙之势。

    楚瑞喜对苏瑾白的牛逼深信不疑。

    “你要去教训他们吗?”楚瑞喜心里乐开了花,终于来了!

    “是……吧。”苏瑾白点了点头。

    也算是教训吧,就是把青歆领过去,让他们见识一下渡劫期的牛逼。

    然后跪在脚下喊师姐!

    青歆去嚯嚯人渣宗主和垃圾宗门,苏瑾白万事大吉!成功遁走!

    “你说的那个宗门在哪儿?”

    “这个……”楚瑞喜最是精明,他早就想好了,此刻只要吊一点苏瑾白的胃口。

    “……”苏瑾白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男人就是麻烦。

    “我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那两个兄弟他们知道。”楚瑞喜观察细微,一看不高兴了,立刻说出来。

    苏瑾白:“……”

    早该算到的。

    “不要看螺霸王霸道的声名狼藉,但是他也是听说过您的,而且对您还不尊敬,昨夜我和弟弟们提起了你,他不相信,还骂……”

    “昨天螺霸王来的时候,你和弟弟在一起?”苏瑾白蹙眉,这事听着有点奇怪。

    “螺霸王有一只螺女,她只爱十八岁的帅气男子……”楚瑞喜说的时候就有些心痛。

    苏瑾白笑了,“所以你以因为太老了,没被看上?”

    “……”楚瑞喜被扎心了,顿时蔫了,“是的。”

    “这螺女有点意思啊?”

    苏瑾白心里YY:螺女可以和甜梅梅拜把子了!

    “只要您去了,往那里一站螺女就得跟您跪下!”楚瑞喜努力的画圈圈。

    “我不去。”苏瑾白摇了摇头,送死的事情,她才不干呢。

    楚瑞喜顿时丧气,苏前辈越发高深,实力应该又精进不少,心思越来越让人捉摸不定……

    莫不是快飞升了?对他们不感兴趣了?

    楚瑞喜心中敲响了警钟。

    就在这时,楚瑞喜又感受到一阵剧痛,人仿佛失去了筋骨支撑,咔嚓就掉在了地上。

    “嗯!?!?!”苏瑾白以为他又碰瓷,还踹了一脚。

    “看吧,我的威压没事。”青歆却如同鬼魅一样,笑吟吟的出现在苏瑾白面前。

    苏瑾白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青歆竟然还记着呢!而且拿一个普通人做实验……

    太凶残了吧!

    苏瑾白看着地上的楚瑞喜,笑不出来……

    脑海中浮现的词语都是:指桑骂槐,杀鸡儆猴……

    “师姐、您有、什么、事情、吗?”苏瑾白吓得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

    “突然想吃萝卜。”青歆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随手丢了一个治疗的法术给楚瑞喜,自己假装人畜无害的一把从地里拿出来一个稚嫩的萝卜头。

    一点泥不带拖的,干净的过分。

    “咔嚓……”还啃了起来。

    青歆听着清脆的声音,鸡皮疙瘩起来了。

    青歆知道自己吓到师妹了,有些不好意思,也明白自己逼师妹逼得太紧了,师妹不带她回紫崖门,想必有自己的苦衷。

    “我想过了,回紫崖门的事情……”

    青歆的声音清脆,但是苏瑾白没让她说完。

    苏瑾白立刻转过身来,非常郑重的弯腰鞠躬,假装自己很正经的说道:“师姐,师妹我不日就会带您回紫崖门,现在有些要事需去处理,小雅就托您照顾,勿念。”

    说完,苏瑾白一把抓住了楚瑞喜的衣角,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拖着楚瑞喜跑的比兔子还快。

    青歆咬了一口萝卜,这个师妹果真还有正事,真就是她太狭隘了,师妹这种级别,她的事情也关乎一方存亡,身为师姐,要支持师妹才是。

    青歆嫌弃的将毫无灵气的萝卜又吐了出来,无语蹙眉,没想到师妹种的萝卜那么难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