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第14章 有何颜面面对祖宗?

    “把名字改了,给你两块中品灵石,你就说行不行吧!”

    苏瑾白不想再听这位吹牛逼了,所以打断了他的话。

    从种种迹象表明,崖禄江非常爱钱。

    苏瑾白虽然现在没有挣钱的方法,但是原主有的是钱,这钱不可能花在楚瑞喜身上,但是……为了青歆可以花。

    “好嘞!您有事儿随时吩咐。”崖禄江立刻就搓了搓自己的手。

    早说有钱的话不就好办了吗?别说给宗门改名字了,就算是给他改名字都行!

    与此同时,崖禄江露出一个白嫩的手掌,这是让苏瑾白掏钱的意思。

    苏瑾白毫不犹豫的就掏了灵石,今日之事也算是意料之外的顺利。

    曾经有个伟人说过: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紫崖门。”

    “不,就算是有人问起,你们也得说自己是传承千年的紫崖门。”

    “那这……”崖禄江轻轻蹙眉,仅仅是改名字的话,两块灵石得的非常轻松,但如果还要配合……

    他又搓了搓自己的手指。

    苏瑾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就是想说这是另外的价钱吗?

    苏瑾白觉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就是花钱吗?一咬牙一跺脚。

    “一天一块下品灵石。”

    “成交!”崖禄江就像是怕苏瑾白后悔一样,立刻拍手同意。

    “咱们就这么说好了。”苏瑾白算了算,现在荷包里的钱够租几百年的。

    “好的,您请慢走,有事儿吩咐。”崖禄江手里搓着绿油油的灵石,笑的合不拢嘴。

    苏瑾白恶趣味的挑眉,这个小破宗门配合也就算了,只要敢坑她……

    嘿嘿,敢忽悠她苏瑾白,到时候就告诉青歆师姐,这群人欺师灭祖,全部不承认自己来自紫崖门……

    哈哈哈!

    苏瑾白一想到场面就乐的不行。

    不过苏瑾白还是不敢大意,看着崖禄江乐拿了灵石呵呵地走回了宗门,她又悄摸摸的折返回来。

    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在那巨大的石碑上刻下了三个字——紫崖门。

    也是为了提防崖禄江赖账,毕竟这家伙有提上裤子不认人的前科。

    刻的非常浅,只有一点点划痕而已,不过已经够用了。

    苏瑾白满意的拍了拍手,就离开了狼牙山。

    楚瑞喜收拾了自己两个弟弟的尸首,也跟上苏瑾白。

    *

    深夜,天一门巨大的石头前。

    月黑风高,树影稀稀落落,一道道身影忽然出现。

    “长老,你快放开我。”崖禄江被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徒手拎着,手脚不停的蹬拽,但无果。

    “你小子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黑袍男子指着上面刻画的七扭八歪的紫崖门三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这……”崖禄江看着这三个字,心神一滞,但还是强颜欢笑的说:“忘了通知大长老,咱们宗门已经改名了……”

    “什么?你把宗门卖了?”这句话顿时引的黑袍男子雷霆大作,也吸引了另外几个黑袍男子赶往这边。

    “两块中品灵石呢!”崖禄江看着凶神恶煞的五个长老,小心翼翼地吞了一口口水。

    “……”五人被雷的外焦里嫩,久久无法开口。

    “求你千万别财迷了,咱们……多了这点儿也富裕不到哪里去。”一道幽怨的声音响起。

    如果不是掌门财迷,他们天一门何至于此?

    现在为了两块中品灵石,还改名换姓了!

    还有何颜面去见历代的掌门宗主?

    “别的也就算了,这石碑你也不要了??”那道幽怨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崖禄江有些心虚,没想到那位姑奶奶竟在这个地方坑了他一把,“其实也不影响……”

    大长老真的想把他拍到石碑上去,这也能叫做不影响???

    几个老头把宗主团团围住,杀了他的心都有。

    “呜呜呜……我也打不过她。”

    崖禄江话音落下,五位大长老陷入了沉思。

    这也怪不得傻乎乎的宗主,他们这块石头已经流传了上万年,就算是天雷也不能留下任何的痕迹。

    能在上面刻字的人……

    那该何其恐怖?

    *

    “师姐。”苏瑾白此刻一身轻松,得瑟的不行。

    “你真要带我回紫崖门?”青歆反倒有些犹豫,耽误了师妹的正事多不好?

    苏瑾白小心脏抖了一下,青歆怀疑了?

    也怨不得人家怀疑,自己破绽太多了,可是说不是紫崖门的人又怕青歆凶残起来要人命。

    苍天呐!活着咋那么难。

    苏瑾白眼泪都快下来了,已经准备好当场跪下赔礼道歉了,却听——

    “你不用太照顾我的,你如果有什么正事儿尽管去办,我在这里也挺好。”青歆尽量和蔼了,甚至还想摸摸苏瑾白的小脑袋。

    苏瑾白怕啊!立刻躲避了青歆的双手,看似柔弱无骨的小手,如果真拍在她脑袋上,还不把她脑浆拍出来?

    渡劫期的大佬……大乘期的身体也不抗造啊啊啊啊!

    “师姐您放心吧,我就是个渣渣,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事儿都没有,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就算是我有事儿,也以您的事儿为第一要务。”

    “我对宗门绝无二心,我对师姐您也是忠心耿耿,绝不可能背叛。”苏瑾白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我的心里眼里永远都只有师姐啊。”

    苏瑾白可以说求生欲极强了。

    青歆:“……”

    青歆那叫一个感动啊,真没想到几千年后自己醒过来,还能找到一个如此心性纯良又天赋异禀的师妹。

    如同做梦一般。

    这真是天佑紫崖门。

    “好吧,我随你去。”青歆重重的点了点头,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栽培这个师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一定就是紫崖门的下一任宗主了。

    苏瑾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当了宗主,觉得松了一口气。

    “好嘞!我去看看小雅,我们明天就出发。”苏瑾白找到机会就遁,见过青歆凶残的样子,现在的和蔼的目光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一切都是假的,只要稍微有些不满意,这个女人就会撕开她伪善的面孔……

    苏瑾白出房间才松了一口气。

    小雅不用苏瑾白去找,自从她回来之后,立刻就拿出了自己当丫鬟的觉悟,等在了门口。

    “好可爱。”苏瑾白比小雅要高出半头,此刻一伸手就能摸到她脑袋上绿色的小嫩芽。

    没想到这个东西还在,而且就像是会呼吸一般,轻轻地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