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第16章 快拜见你六师父

    如果不是青歆实在看不下去用灵力托住了他,恐怕此刻已经滚落山崖。

    楚瑞喜历经大难不死,心有余悸,也生出了绝望。

    以前的苏前辈,从不会这么暴力。

    “咳咳。”苏瑾白没有看楚瑞喜,反而背对着青歆朝崖禄江挤眉弄眼。

    他的戏该开始了。

    昨天说好的,可别翻脸不认人。

    崖禄江立刻收到了信号。

    “恭迎六长老。”崖禄江非常客气的俯身行了一个大礼,那也是极其狗腿的笑容。

    说的跟真事一样。

    “咳咳……”苏瑾白被这阵仗吓到了。

    她什么时候就成了这个宗门的长老了?昨天也没有对过这部分。

    不过也还算这小子机灵。

    “回六长老,这几日您不在宗门之中,宗门一切正常。”崖禄江这个时候又接着说道。

    苏瑾白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心里盘算:这家伙又是唱的哪出戏?

    一天一颗下品灵石就可以服务这么到位?

    “我前几日出门,遇到了我们紫崖门的初代大长老。”苏瑾白非常隆重的跟崖禄江介绍大师姐。

    一方面为了显示大师姐的派头,一方面为了警告崖禄江,这个人很重要。

    崖禄江不愧是戏精本精,他竟然用差异的目光看着青歆,表现出不可思议,和惊喜。

    “还不快拜见大师姐。”

    苏瑾白又轻轻咳了一声,麻烦您老人家戏别那么过分好不好?

    “额……”崖禄江勉强盯着压力,收回自己的目光,毕恭毕敬的上前一步:“弟子紫崖门现任掌门崖禄江,参见大师姐。”

    “免了吧。”青歆却缓缓的开口,语气里满是薄凉。

    皆因青歆目光所致,满目疮痍。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门口石头上刻有紫崖门三个字,青歆绝对不会想信这就是紫崖门。

    想他们紫崖门几千年前也是绝世宗门,称霸整个大陆。

    如今却桑海桑田,没落至此了。

    崖禄江挤出一个极其狗腿的笑容,真没想到这位竟然恐怖如斯!就是可能脑子不好使……

    “能够找回大师姐绝对是我……紫崖门的一大荣幸。”

    不管怎么样,殷勤一点就对了!

    “你还有脸笑!”青歆气势徒然一变,冷喝一声盯着崖禄江。

    崖禄江:“……”

    突然被恐怖的气势袭击,吓得他心脏一突突。

    不过青歆还是很有分寸地将自己的威压收的很好,她没有傻到伤害自己同门中人。

    “师姐,其实这也不怪崖禄江,他为了咱们宗门也是尽心尽力。”

    苏瑾白知道青歆到底是什么脾气,暴力起来,真有可能把这个傻乎乎的宗主给砍了,所以上前一步,拦住了她。

    “为何要选这种无用之人当宗主?”

    青歆生气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宗门的落寞,是因为崖禄江只有金丹期的实力。

    这样的人怎么带好弟子,给自己挣来最丰富的修炼资源呢?

    崖禄江感觉自己喉头一甜,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演个戏而已,没必要把他从宗主的位置上撸下来吧。

    苏瑾白:……

    青歆嫌弃的很有道理有木有?

    但是苏瑾白还得硬着头皮跟青歆解释,“师姐有所不知,放眼我们宗门,他已经是最适合当宗主的人了。”

    “虽然垃圾了一点,但是好歹用起……还可以。”

    青歆心思有了略微的松动,“我紫崖门当真没有人了吗?”

    谁知青歆话音还没有落下,大石头后面又窜出来一群人。

    是五个穿着宽大黑袍,看不见真面目的人,外加上一个面庞白皙,眉目清秀,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

    “小六,你可回来了。”其中最高大的人开口,是一道极其粗犷的男音。

    这句话显然是对苏瑾白说的,但是苏瑾白根本不知道这谁,所以将目光投向了崖禄江。

    “哦,忘了跟大师姐介绍,这五位是我们宗门的长老。”崖禄江这个时候适时的往前一步,虽然没有一一介绍他们的名字,但是一一指了指,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这样。

    宽大的黑袍遮住了几人的面目,格外的神秘。

    苏瑾白没有在意这么多,但眼皮子跳了跳,这个宗门人均长老?

    真牛皮。

    怪不得随随便便给她按一个长老,这宗门的长老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这也太随便了。

    “我紫崖门的长老,竟然都没有颜面以真面目示人?”

    青歆显然对这几个用宽大黑袍将自己脸都遮住的长老并不满意。

    苏瑾白站在一旁,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小心脏都要被青歆吓出来了。

    她脑筋一动,说道:“回大师姐,您有所不知,几位宗主得了一种见不得光的怪病,一旦接触阳光便会皮肤溃烂,满身生蛆而亡。”

    苏瑾白想这几位大概是不想配合,被宗主硬拉过来配合,所以也给他们胡扯了个理由。

    如果不是有不治之症,怎么可能不能见人呢?

    “你们……”青歆听闻这句话之后又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医治?”

    已经把这些人当成了自己宗门的人,青歆眼里只有宗门,绝对不可能看着自己宗门的人受伤。

    “确实是不治之症,我整日奔波就是为了他们几个人的病。”苏瑾白接着一口气说道:“但是师姐也看到了,此次依旧无功而返。”

    苏瑾白看似非常严谨,但是心里已经乐开的花儿。

    胡说八道的感觉真爽。

    几个大长老表面上笑嘻嘻的,其实心里已经骂了苏瑾白一万遍了。

    “意清,快拜见你六师父。”这时,一道清脆的女音响起,其中一个身形娇小的长老拉着那个小豆丁般的男孩子,走到了青歆身前。

    苏瑾白眼前一亮,没想到这宗门里竟然还有女长老。

    “这位是……”苏瑾白满脸黑线背对着青歆,演戏也不用这么全套吧。

    苏瑾白前世来自华夏民族,心中对这两个字看的格外重,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如果让这个小孩儿喊她师父,那是要绝对负责的。

    “弟子林意清,参见六师父。”还不等其他人跟苏瑾白解释,小家伙直接就跪倒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