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第18章 白痴哥哥

    “尊者……”小雅有些犹豫,看了看青歆,又看了看苏瑾白。

    似乎在好奇苏瑾白为什么不跟着青歆。

    苏瑾白就呵呵了,她会主动跟着青歆吗?等青歆发火好第一个被砍死吗?

    她当然认为自己躲得越远越好,不过想了想说道:“你也跟着大师姐吧,她能教你一些东西。”

    苏瑾白总觉得她和小雅的相处有些尴尬,与其留在身边不知道怎么安排她,不如把她托付给青歆。

    “这……”小雅有点害怕,怎么尊者突然不要她了呢?

    苏瑾白有些无语,而后硬着头皮黑着脸吼了一句:“让你去你就去!”

    “好的!尊者!我这就去!”

    小雅听完点点头,立刻就跟上了青歆。

    苏瑾白总算是明白了,这些人的心理都奇怪。

    大佬要是好好说话,总感觉没什么好事,就是得大佬骂两句才听话!

    苏瑾白长叹一口气,她哪里是什么大佬,装的好累啊。

    不过现在好在已经把青歆伺候的满意了,总算可以安安静静的当咸鱼了。

    苏瑾白盘算着,就算是天一门再破,也会有两个弟子吧?到时候跟着弟子们学一学引气入体,说不定还能找到修炼的方法。

    所以也走进了宗门内,楚瑞喜很自然的跟上。

    后面只剩下拿着剑的林意清,和对剑虎视眈眈的崖禄江。

    “宗主大大。”林意清觉得自己撑不住了,几个师父又走的飞快,只得看向了崖禄江。

    “哎!”崖禄江早就等着了!

    “你帮我拿一下吧。”林意清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哀求的看着崖禄江。

    林意清额头都已经冒汗了,他不过是刚刚炼气期的修真者,他承受不住啊!

    崖禄江那叫一个开心啊,这不是正合他意嘛!伸手就接了过来。

    “什么东西这么沉!”崖禄江刚开始没用那么多力气,差点被一万多斤的东西砸在脚上。

    吓得赶紧使用灵力拖住。

    就算是他使用了全身的力气,也只是勉强拖住而已。

    而林意清已经跑出去好远,对比刚刚林意清双手托了好久,崖禄江现在好不狼狈。

    崖禄江满脸黑线,他们宗门现在都是些什么人啊!!!

    一个个的给不给他留活路啊!!!

    他累到不行了,试图把剑放进空间里,却发现这剑根本塞不进去!

    “你当我们家意清傻吗?”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崖禄江背后响起,让他顿时背脊冰凉。

    崖禄江转过头去,露出一个奉承的目光看着大长老,“您不是……”

    “拿来。”大长老本就是担心崖禄江忽悠自己徒弟才突然回来,更不会跟他废话。

    崖禄江硬着头皮也拿不动,只得交给了大长老。

    只见大长老单手拖着一万多斤的剑,迅速的又跟上了青歆。

    “怪物!”崖禄江在背后气的跳脚,怒骂一声,揉了揉自己差点没脱臼的手腕。

    苏瑾白走近宗门,看着面前的景象大跌眼镜。

    宗门内部和外面并没有什么区别,连个大门都没有,只是清理了树木还有乱石,地面也是一块块不太平整的大理石。

    只有一两处茅草房看起来有居住的痕迹,且破败不堪。

    正儿八经的房子没有几套,唯独一个试炼塔耸立在宗门正中间。

    而且……苏瑾白晃悠了好大一会,一个活的弟子也没见到!

    一问才知道,整个宗门就七个人。

    崖禄江宗主,五个长老,一个弟子林意清。

    今日的出门迎接活动,原来已经隆重到倾巢而出了!

    苏瑾白当场去世,总感觉这个宗门哪里不对劲。

    到底是她坑了一个宗门来给青歆演戏,还是被这个宗门坑了?

    苏瑾白在宗门里待了几天,差点没憋疯,一点娱乐环节都没有,出门玩还怕一不小心走近深渊,被凶兽吃了。

    苏瑾白又开始种地了,好好玩种田文的套路就能挖到天材地宝!

    (??ˇ_ˇ??:)

    而宗门里最不缺的就是空地。

    “哎!六长老你真棒!”崖禄江发现苏瑾白在种地,立刻就围了上来。

    “咱们家意清还没辟谷,这些刚好能给他吃!”崖禄江眼放精光,这又能省下一大笔开销。

    苏瑾白无语,张嘴就骂道:“能不能给孩子吃点好的!你咋那么扣呢!”

    苏瑾白对自己的水平非常了解,她种出来的菜,她自己都不会吃的。

    “这……”崖禄江被戳穿了心思有些窘迫,接着胡说八道:“修真者就该吃些土生土长的蔬菜,其他的东西杂质太多,难免对道心……”

    “我可去你的吧。”

    “什么……什么东西!”崖禄江本想还嘴一句,却看到天上一道白色的身影飞过……

    稳稳的落在了几个人面前。

    “什么人闯入我天……紫崖门!”崖禄江多长了个心眼。

    苏瑾白反倒非常淡定,面前这个俊逸出尘的男子,不是鸾如光又是谁呢?

    “你不是不知道这山上有宗门吗?”苏瑾白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真不愧是无情道,知道都不帮忙。

    “这地方太破了,我没想到。”鸾如光才有些无语,这也是宗门?

    果然跟苏瑾白有关的东西都奇奇怪怪。

    苏瑾白乐的哈哈大笑,这个理由给满分。

    反倒一旁的崖禄江非常生气。

    鸾如光看着苏瑾白十分嫌弃,甩了甩自己的袖子,开门见山的说:“我捡到一个脑子被挖走的男子,给你送来。”

    苏瑾白:……

    “我的哥哥啊,我求你放过我吧!”苏瑾白不想了解这个脑子被挖走的故事,让她好好活着有那么难吗?

    “他跟你很像。”鸾如光又补充了一句。

    这样奇怪的东西,还是得早日给这个奇怪的女人送来,才不会影响他修炼无情道。

    “啊——”苏瑾白几近崩溃。

    “能不能别胡说八道!”

    怎么就像了!怎么就像了!本咸鱼天生丽质独一无二!

    就算像也不会承认的!

    鸾如光却不打算跟她多说了,直接错开一步,将人让了出来。

    他身后是一个目光空洞,面庞白皙的少年。

    苏瑾白瞳孔放大,望着那熟悉的面孔不可思议。

    “白逍遥,小名白慈。”几乎是无意识的从苏瑾白嘴里吐了出来。

    “你果真认识。”鸾如光微微蹙眉,就觉得和这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我哥哥。”苏瑾白叹了口气,望着痴呆般的俊美男子叹气。

    这是原主的“白痴”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