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第19章 这手法我见过

    这具身体和她真有莫大的缘分,不仅名字一样,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哥哥。

    面前男子这个样子,和她前世的哥哥毫无差别。

    只是原主的哥哥是白痴,从出生便缺少两魂四魄,也不能修炼,而苏瑾白自己的哥哥是个十足的妹控,一直宠她。

    那当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辈子让她衣食无忧。

    脑子被挖走的惨状苏瑾白是见过一次的,把这个画面放在自己暖男大哥哥身上……

    心都快碎了,那种痛无法比拟。

    苏瑾白的眼泪都快从没有知觉的眼睛里流出来了。

    鸾如光不关心这是谁,所以说道:“你认识就好办了,交给你……”

    “他应当被保护在琉璃宫,几千个仆人围着,无数高手保护,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苏瑾白呢喃道。

    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她和哥哥两人,百思不得其解。

    “琉璃宫?”鸾如光挑了挑眉,难得的来了点兴趣。

    “你到底是谁?”

    “你很好奇?”苏瑾白挑了挑眉,原主是圣女,是天子骄子,甚至是皇权的继承人。

    她本就是琉璃宫的主人。

    她的哥哥也是一直被她守护着,从未分离过。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被人挖去了脑子?”

    甜梅梅出走十年,琉璃宫发生了什么事苏瑾白不关心,但是现在白逍遥出现在这里,苏瑾白非常不理解。

    “这挖走脑子的死法这一代常见。”

    崖禄江不知道苏瑾白呢喃的是什么东西,不过看着如此俊美的男子没有了脑子,也觉得可惜。

    “他还有救吗?”苏瑾白还是不忍心,握拳问道。

    问的是崖禄江,更是鸾如光。

    鸾如光低眉扫了一眼地面,消失了。

    “那日你也见过,人没了脑子是不能活的,他现在这样,不过是秘法障眼……”崖禄江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和苏瑾白解释。

    苏瑾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牵住白逍遥的手,往青歆居住的方向走。

    青歆本就几千岁,又沉睡几千年,活的久了见识肯定也多,说不定她知道怎么回事。

    青歆正在闭关修炼,不过苏瑾白敲了敲石门之后,门就自动为她打开了。

    “师姐……”苏瑾白二话不说就闯了进去,身后拎着一个高大的男子,跌跌撞撞的。

    “怎么了?”青歆显然是刚刚从入定中走出来,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

    “师妹今日有一事相求。”苏瑾白呜哇呜哇就哭了。

    她可不是什么真正的修真者,更没有做到斩情断义,看着自己哥哥脑子没了,尽管知道这不是自己哥哥,是原主哥哥,苏瑾白还是做不到冷静。

    她从一开始就是个小垃圾。

    “你别这样。”青歆和苏瑾白相处没有几天,也发现苏瑾白格外不对劲。

    “麻烦你看看我哥哥。”

    苏瑾白抹掉了自己刚刚滴落的眼泪,将白逍遥领到了青歆面前。

    “他这是……”

    “脑子被人挖走了。”苏瑾白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望着目光空洞的白逍遥。

    青歆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蹙眉看着白逍遥。

    这个人已经死了。

    这是青歆的答案。

    但是眼前这个人能牵动自己师妹的情绪,让大乘期得她如此崩溃。

    青歆相信师妹也能看得出来,人已经死了。

    还要找办法的话……就是没办法接受这个结局。

    所以青歆不说,她站起来摸了摸白逍遥的脑袋,手法也是刻意很温柔。

    这种秘法在青歆眼里非常的拙劣,脑壳上有一道齐齐切断的痕迹非常的明显,还在渗血。

    “这个手法……”青歆有一丝犹豫。

    主要是她想掀开脑壳看看,但是又怕苏瑾白太伤心。

    青歆感叹一声自己真是前所未有这么温柔。

    “师姐知道这种手法?”苏瑾白眼前一亮,不放过一丝一毫的信息。

    “没有,只是对这种攻击的方法有些熟悉。”青歆又摸了摸白逍遥的眉心,轻轻的注入了一点紫色的能量。

    “如果尽快找到脑子的话,还可以复活。”青歆看着白逍遥得到生机能量后眨了眨眼睛,笃定的说道。

    这具身体被秘法保存着生机,肌肉还是鲜活的,看伤口也是刚被挖走脑子不久,如果脑子也被保持生机的话,接回来还有救。

    “我去找!”苏瑾白垂在腿旁的手紧紧的握着,不知不觉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

    大脑也是一直在嗡嗡响,她只有一个念头……

    救人!

    哥哥空洞的目光实在是揪心,哪怕她是个小垃圾,哪怕她什么也做不到,也要为哥哥拼死一搏。

    “我被人封印在棺材里,虽然不能动弹,但是对外界事物的感知非常清晰,这个气息很像前段时间我所在的山洞里的一只凶兽。”

    青歆虽然叫不出秘法的名字,也找不到根源,但是在她眼里,这一切都是非常简单。

    苏瑾白眼前一亮,终于拨开乌云见日明。

    “那是一只噬天兽,传闻它的巅峰时期可以吞噬太阳,实力相当于大乘期的修士。”青歆非常郑重的告诉自己师妹这些信息,“但前不久那只兽就突然离开山洞了。”

    “所以是那只兽干的?”苏瑾白听闻这些之后面色一沉,如果拥有大乘期的实力,还可以放手一搏。

    现在就算没有,她也要想尽办法。

    “只是很像。”青歆微微摇头,她知道一定跟那只兽有关系,但不一定真的是它。

    苏瑾白追问:“师姐还能找到山洞吗?”

    “就在这附近,至于具体在哪里,我未可知。”

    几千年了,一切都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青歆不认识附近的路。

    “我最近的状态很差,急需要闭关修炼。”青歆对自己大乘期的师妹非常放心,苏瑾白在她眼里实力强横,不需要她担心。

    “我自己去。”

    苏瑾白郑重的点头,前所未有的决绝。

    青歆不能去,一路危险,苏瑾白本来对自己信心就不大,不打算带着哥哥。

    但如果带着青歆就要带着白逍遥,毕竟她对其他人并不放心。

    只有青歆留在这里,白逍遥保持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