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拯救诸天单身汉

正文 645【水花真好命】

    安国民、李老栓两家人在马家吃完面条,随后开始办理落户金滩村的手续。领到了属于他们宅基地和耕地。

    宅基地、耕地都按人口算,成人每人五十平的宅基地,三亩戈壁滩的荒田。未成年人每人三十平宅基地,一亩半的荒田。

    分完地,领完宅基地之后,两家人先被安排进了地窝子。

    现在村里所有人也都住这个。木办法,村里的人都木有钱,移民到这儿连房都盖不起,只能先打工攒钱再慢慢的盖。

    “早知这儿这么艰苦,咱还不如留在苦水村,起码还有个房子住捏~”安永康发牢骚道。

    “是啊,都是大哥害了咱们。把咱们骗到这破地方。”安永寿也附和道。

    “都给额闭嘴!再不要说你大哥滴坏话,你俩将来可都要指望他捏。”安国民一听,立刻呵斥道,“要是惹恼了你大哥,今后都不帮你们了,我看你俩又咋个办?

    再说人家都能住在这儿,你俩咋就不能住,你俩金贵啥?吃了两天白面馍,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再嚼蛆,额把你俩吊起来打。”

    一句话,说得安永康、安永寿都不敢说话了。

    ……

    马家。

    马喊水也跟儿子马得福道,“得福,你今天也听到咧,水花嫁了个好男人,人家两口子日子过得好着捏。你以后就别再挂着她了。”

    “额知道咧,爸。”马得福点点头,“额本来也木挂着她。”

    “这就对咧。”马喊水点点头,“爸给你寻个好女子,你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

    “爸,额还小捏。”马得福一听,连忙摆手道,“再说政府规定,二十二岁才许结婚。”

    “听它的捏,咱村十七八岁结婚滴都多滴是。”马喊水不屑的道,“不过你是干部,的确应该小心。这样,那就先结婚,岁数到了再领证儿。”

    “爸,额的事你就甭管了。”马得福摆了摆手,“额自己会拿主意滴。”

    “你个碎娃,莫不是还在挂着水花儿?”马喊水见他一味托词,不禁骂道,“额告诉你,趁早别打这主意。”

    “爸,水花不是以前的水花,额也不是以前的额了,额不会再想着她了。”马得福见老爸生气,连忙解释道,“额现在只想把工作做好,把吊装工作干起来。其他啥都不想,你就别为额操心了。”

    马喊水听他这么说,方才点了点头。

    ……

    两天之后,金滩村的人,都知道水花嫁了个好男人的事。

    “水花儿真是好命啊,嫁个男人这么有出息。”

    “以前都说人家命苦,现在看来,人家才是真命好啊。”

    “写篇文章就赚几千块?额咋就不相信呢?啥文章那么能赚钱?”

    村里的老爷们儿坐在墙根儿下乘凉,一边乘凉一边叨咕道。

    对水花的事都很羡慕。

    村里人之前都知道,水花跟马得福是一对。

    马得福考上学,分到政府工作,端上了金饭碗,全村人都羡慕的不得了。

    而水花没能嫁给他,而是嫁给了村汉安永福,让他们都感觉到惋惜。

    没想到,峰回路转,水花的男人居然一下子牛了,两篇文章就卖了一万块。

    这可比得福赚得多多了。

    而且,人家两口子还一下子就搬去了銀川,成了城里人。

    所以,水花不是命苦,而是命太好了。

    ……

    正闲聊着天,就听到咚咚咚的声音。

    大伙儿循声望去,就见路上尘土弥漫,不知是啥东西过来了。

    大伙儿都纳闷儿,纷纷起身观瞧。

    片刻之后,就见两个庞然大物穿过尘雾,停到了村口。

    “这是啥东西?!”村民们都有些认不出。

    就在这时,车上下来两个人,一起走进了村里。见到村民后,笑着招呼道,“喊水叔、五蹲叔、拴闷叔、大有叔~大家都在捏~”

    “呀,水花儿,咋是你?”村民们一见水花,全都惊讶的喊道。

    “喊水叔、五蹲叔、拴闷叔、大有叔……额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额男人安永福儿。”李水花介绍道,“永福儿,这是额叔们……”

    项南同乡亲们一一问好。

    村民们见项南、水花穿得都很鲜亮,跟他们这些村汉一点都不同,不免都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水花儿,你咋来咧?”

    “你弄这些机器做啥子?”

    “你爸刚来,你就来咧~”

    乡亲们七嘴八舌的道。

    “额用这些机器平地捏。”李水花解释道,“拖拉机马力大,一耕一耙,地就平整了。”

    “呀,这好捏~”乡亲们一听,都羡慕的道。

    他们开荒,还得用镐头刨,用铁锨掘,累得半死,一天连一分地都弄不了。

    “额等下跟你们聊,额先去找额爸。他现在住哪儿捏?”水花问道。

    “走,额带你去。”李大有主动道,其他乡亲也都跟在后面。

    ……

    水花随后找了她爸李老栓,她爸李老栓正躺地窝子里睡觉捏。

    项南也找到了安国民、牛秀花、安永寿等一大家子人,他们正在地里面刨石头捏。

    “行了,别刨了,我雇了重型拖拉机,用它耕一耕,犁一犁就木事了。”项南招呼道。

    随后,两台重型拖拉机就进了地,连耕带耙,弄得尘土飞扬,大得像来了沙尘暴一样。可是,动静大效率也大。

    就这么一来一回的功夫,两家的地都弄得差不多了。

    地里的石头都被耕了出来,耙到了地边上,剩下的就是沙土地了。不敢说有多肥沃,起码种地是木问题了。

    “哎呀,太好咧,不用刨地咧!”安永寿一见,忍不住欢呼道。

    乡亲们一见,也是羡慕的不得了。

    他们来这都干了小半年,还没把地全开出来呢。

    这大机器就开了这么几遭,就把地全给弄好了,真的是太利索,太棒咧。

    “水花,租这个大机器得花多少钱呐?”李大有好奇地问道。

    “来就给了两百块。”水花解释道,“一亩地再给二十。”

    “一亩地二十?!这么贵!”李大有、拴闷、杨三等人一听,全都瞠目咋舌道。

    他们在砖窑、农场给人打工赚钱,一天累死累活,也就赚五块钱。

    这个大机器一亩地就要二十元,实在是太贵咧,他们根本用不起捏。

    他们还想着让这大机器给他们弄弄,现在一听这么贵,赶忙都打起了退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