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末世从封王开始

正文 第206章 入城

    “把他们拿下,摁住了!”

    听到是人说话的声音,即便被按在地上,孟海的恐惧却在逐渐消散。

    突如其来的情况,可把他给吓惨了,以为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

    生死之间,能保持淡定的人凤毛麟角,孟海的反应并不丢人。

    可当听到人说话的声音,他才确定袭击自己的不是丧尸,如此他才安心下来。

    “我们是人,不是怪物,你们不要搞错了!”孟海赶紧提醒,生怕对方产生误判。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听到对方问话,孟海就更安心了,只要解释清楚就行。

    “我是城德驻军的总旗,那边已经被怪物占领,这才逃来了元阳!”

    听到他是都司的总旗,杨青感到一丝讶然,随即他便问道:“陇右都司都指挥使是谁?”

    “陇右都指挥使丁弘!”

    “留守的都指挥同知是谁?”

    “陈安明!”

    “留守的都指挥佥事是谁?”

    “高永发!”

    一连三个问题,孟海皆是脱口而出,这才让杨青相信了他的身份。

    “把他们放开!”

    在杨青吩咐后,士兵们才松开了地上两人,退开后仍处于戒备之中。

    从地上爬起来,马上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满是尴尬笑道:“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可是在场没有一个人理他,这让马上更尴尬了。

    “你说你从城德来的,如今城德什么情况?”杨青开口问道。

    “被怪物占据了,桐昌县也一样!”

    “县城都被占了?那县城外如何了?可有幸存百姓?”

    “百姓有活下来的,但都被困在村子里,最多一年内便回断粮而死亡!”

    杨青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多问。

    “你们是元阳驻军?”除了这个可能的,孟海想不到其他。

    “以前是!”

    杨青的回答,让孟海更加疑惑了,于是他接着问道:“现在你们是那个卫所统领?”

    “雍王府!”

    杨青话音才落,一旁有士兵提醒道:“杨哥,面熟了!”

    他们出城后,带的粮食是固定的,所以每一点粮食都不能浪费。

    “赶紧回去看着!”杨青对说话那人道。

    于是便有两人脱离队伍,快速走向了锅灶处,今日便是由这两人做饭。

    “雍王府?为何会归属于雍王府?这没道理!”孟海终于忍不住道。

    他对雍王府的情况知道一些,这位藩王初来乍到,就算怪物大爆发了,凭什么就能掌握兵权?

    难道元阳驻防千户,还有都司那帮人都是傻的?

    “你既然来了元阳,就该明白王爷的至高无上,若非他的英明领导,整个元阳也会陷落!”

    “所以我警告你,对王爷要尊敬,否则我必杀你!”

    听杨青说得严肃,孟海便觉得更没道理了,自己不过说了句没道理,都没直接提到这位雍王,眼前这人用得着如此警告自己?

    能在丧尸堆中活下来,孟海绝对是聪明人,所以他知道关键在于这位雍王。

    或许这位真有本事,带领元阳军民成功抵抗怪物,得到下面人尊崇就很正常。

    于是孟海连连致歉道:“在下唐突了,兄弟见谅!”

    但紧接着他又说道:“还请兄台说说,这位雍王殿下是何等人物,也好让我二人敬仰!”

    “杨哥,面好了!”

    听到兵车处传来的吆喝,杨青便招呼手下人道:“走,吃饭去!”

    一众兵卒们便往兵车赶去,孟海虽被无视,但还是带着马山跟了过去。

    出现在眼前的兵车,让孟海二人心生好奇,但很快他们就想明白了用处。

    有了这东西,在野外值守的话,即便遭遇了怪物,也能安然无恙……孟海暗暗道。

    端起面条,杨青便开始呼啦吃了起来,看得一旁的马上都馋了,可惜没有他的份儿。

    “兄台,我们来元阳逃难,还请指一条明路!”孟海极为郑重道。

    “元阳距离此地不过五里,你们可以直接前去,说自己是逃难来的,自会有人领你们进城安置!”杨青答道。

    虽然听起来简单,但那边什么情况自己都不清楚,孟海便道:“兄台何时回城,我二人与你们一道回去便可!”

    杨青不由笑了起来,答道:“我们在此地还要驻扎九天,你难道要等?”

    孟海不由苦笑,看来元阳确实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制度和规矩。

    “既然如此,那我兄弟二人还是自己去元阳吧,只是我们的兵器,可否还给我们!”

    生怕杨青误会,孟海紧接着道:“路上说不定有危险,我们也好用作防身!”

    “你们放心,绝不会有危险,元阳方圆二十里内,所有怪物已被全部清除!”

    说到这里,杨青吸了一口面条,才接着说道:“而且王府有令,除了下辖军队外,任何人不得持有兵器!”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孟海便也无话可说。

    “那好,我们这就去元阳!”

    马山虽心有不怠,但在孟海的凝视的目光下,便只能把心中不满压住。

    当他们走出了七八步,才听身后传来杨青的声音:“记住了,去了元阳什么话都可以说,但绝不能妄议王爷!”

    如果对方不是军中袍泽,杨青绝不会多加提醒。

    “谢了!”孟海转过身抱拳道。

    随后他二人便往元阳方向赶去,而杨青则和手下人继续吃东西。

    “杨哥,这两个家伙还挺有本事的,居然能从城德来到元阳!”一旁有士兵赞许道。

    杨青喝了一口面汤,徐徐道:“看得出来,这两人必是历经艰险而来,所以我才让他们管好自己嘴巴,否则必给自己招祸!”

    再说孟海二人,在远离码头之后,他们看见了大片已被收割的麦地。

    果然这一路走来,他们一个丧尸都没遇到,反倒被巡逻的兵卒拦下过一次,经盘问后才给予放行。

    他二人走了约莫十几分钟,才最终来到了元阳北门。

    此刻北门处,有马车载着一车的粮食往城里去,而城内则由空马车出来。

    城墙之上是戍守的士兵,在高大城墙的保护下,城内必然是安全的。

    “大哥,咱果然来着了,元阳城还在!”马山十分激动道。

    孟海压住心中喜悦,朗声道:“走,咱们入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