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正文 第061 谁与诉情衷

    第四件事,朱朱的真身。

    小蜘蛛精一直说她的真身与神魂俱皆被锁,苏音便想知道关押她的具体位置,以便将来营救。

    可惜,小妖精只知自已呆的地方“黑黑的,潮潮的、冷冷的”,余者一概不知。

    苏音就很挠头。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啊。

    清风岭、小方县以及周边大片区域,基本上都符合上述条件。这里本就地处南方,潮湿多雨乃是标配,哪儿哪儿都差不多。

    苏音便让朱朱再说详细点儿,朱朱嗫嚅着道:

    “……坏蛋妖人布了阵的呢,朱朱的五感六识被封在阵里,虽然灵念可以跑出去,可是阵法对灵念有排斥哒,朱朱靠近不了,也就不知道关押朱朱的地方啦。”

    她说得甚是可怜,苏音倒也不忍苛责,于是退而求其次,请她将灵念体被排斥的范围给划出来,结果这货果然将整座清风岭以及大半个小方县都给划了进去,杏花巷亦在其中。

    苏音当场就给她搞懵圈儿了。

    现在、此时、此地,她们分明就在杏花巷泡着脚(蜘蛛)、说着话,何以朱朱却说灵念被法阵排斥?这不自相矛盾么?

    面对这个问题,朱朱八只脚一摊,还是那四个字:

    “不知道呀。”

    苏音真是头疼死了。

    见上仙似有不喜,朱朱亦自惴惴,于是拼命开动她那不比针尖儿大多少的小脑筋,备细向苏音讲述了自已来到杏花巷的过程。

    昨日白天,朱朱的灵念体仍如往常那般在学府巷到处闲逛,到了下晌时分,她忽然便闻到了一股“很香很香的味道,好好闻好好闻”,她一下子“脑袋就晕晕的呢”,待到完全清醒过来时,她便已经在苏音的院子了。

    彼时苏音正在净房洗漱,朱朱感应到了“上仙的威严之气”,也不敢乱跑,就藏在了屋子的西角,一直到她“被上仙发现”。

    就酱。

    于是,关于这件事总结起来便也只有一句话:

    我们至今仍未知道那天蜘蛛精跨越法阵排斥所用的方法的名字。

    就很轻小说。

    面对这么个小糊涂蛋,苏音亦是无可奈何,只能乐观地想着,若实在找不到办法,那就先把贱男给干掉,只要他人一死,那个锁魂之阵应该也就自然破解掉了(妖道:呵呵,年轻人)。

    第四件事暂告一段落,苏音便提出了最后的、亦是最紧要的终极一问:

    朱朱啊,你咋知道得那么多?

    此问是基于此前小蜘蛛精的表现及对话形成的“朱朱是我方人士”的观点而提出的,因为苏音相信,以贱男的智商,不至于派出小蜘蛛精这么傻的间谍。

    然而,这便又牵涉到了另一个悖论:

    一个智商颇高且行事谨慎的妖道,为什么总是要把秘密告诉这个呆呼呼的小妖精?

    这人是话痨么?

    这一回,朱朱倒是答得很干脆:

    “上仙容禀,因为坏蛋妖人经常会跟一块很奇怪的石头说好多好多的话,所以朱朱就听到了呀。”

    说这话时,小红蜘蛛精的两只前爪使劲拍着水,显得异常兴奋。

    奇怪的石头?!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知识点,令苏音大是茫然。

    这就是朱朱对妖道了解至深的原因么?

    为什么听起来那么不靠谱呢?

    好在,朱朱对这块“奇石”知之甚多,倒是不需要苏音自已脑补了。

    据她交代,那贱男手上有一块尺许见方的石头,看上去灰朴朴地,很是不起眼,但却特别地神异。

    每隔上一段日子,妖道便会捧着这块石头说些话,而待他说完,石头就会往外吐各种各样的宝物,有时是灵石丹药、有时是灵草宝器,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以凡间的金银珠宝为主,妖道常将后者赏给李大户,对方似乎还很高兴。

    不过,这奇石有时候也会吐些好东西。有一次,朱朱亲眼瞧见它吐出了一张残旧的阵图,她从那阵图上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天地灵气。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此石皆堪称异宝,苏音猜测很可能是空间类的宝物。可诡异的是,它本身却并无灵气,至少朱朱不曾感应到。

    然而,这仍旧无法解答苏音的疑问。

    “你是用灵丝听到妖道与石头说话的么?”她问道。

    且不论贱男跟一块石头剖明心迹这事本身有多离奇,朱朱居然每回都能在场旁听,这也委实令人费解。

    “不是的呢上仙。”朱朱挥动着两只细细的脚爪,语气像在告状:“坏蛋妖人会到关着朱朱的地方跟石头说话,朱朱被他叫醒了好多次呢,都睡不好觉啦。”

    还有这种事?

    贱男这都什么毛病?

    见苏音仍旧满面疑惑,朱朱便又嗑嗑巴巴说了半天,好容易才将事情讲清。

    原来,这妖道每回使用奇石之前,皆会来到关押朱朱之处,先行唤醒沉睡的朱朱,再开启“对石说话”的程序。

    似乎是某种既定的仪式。

    只不知这仪式是与朱朱有关,还是与关押朱朱的那个阵法有关?

    而就在昨日午时,妖道浑身是血地再次跑到了关押朱朱处,彼时朱朱正醒着,于是妖道便拿出怪石详细讲述了祭出本命飞剑的心路历程(人类迷惑行为大赏),怪石这次吐出了一枚丹药。

    朱朱告诉苏音说,那丹药应是颇为灵验,贱男吃下之后,伤势立时减轻了不少,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

    “就是这样的呢,朱朱亲眼看见的。”

    小红蜘蛛精最后如是说道。

    看着那个米粒大小的红点儿信誓旦旦的模样,苏音愈加确定,朱朱绝不可能是贱男派来的奸细。

    她说得实在太像假的了。

    聪明人不会编出这么假的真话。

    会吐宝贝的石头也就罢了,还要以“与石头说话”为触发条件,且每每要跑到法阵附近叫醒第三方一起听???

    讲真,太假!

    这要是在游戏里,苏音肯定会向开发团队投诉宝物掉落机制有问题,不过现在么,她只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有个奸似鬼的妖道,就有个专揭他老底的小呆妖。

    所谓一物降一物,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