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正文 第064章 震惊!修仙世家出现

    这一刻,苏音无比感谢母上与父上大人。

    正因为他俩当初一定要来森林公园短途游,是以苏音对这附近的地形也算熟悉,知道有条小路能绕到前面登山区。

    她扭头往小路跑,可还没跑出两步,蓦地耳廓一动。

    有人!

    纵使隔了三百多米的直线距离,自峰顶传来的说话声依旧隐约可闻,其中一人的语声尤其耳熟。

    钟慧?!

    苏音满脸震惊。

    包包头?!副导演?!

    她怎么跑到宝龙山来了?影视城那边呢?不拍戏了?还是说把工作全权托付给导助了?那梅子青还不得跳脚?

    苏音心中的八卦之火登时熊熊燃烧,立马找了个地方猫起来听壁角。

    两分钟后,她蒙面的绿布巾掉了下来,露出了她懵(哔——)的脸。

    卧槽,华夏国居然真有修仙世家?!

    还是六大世家?!

    所以说,二十一世纪真的是副本?!

    苏音被这一连串的消息给震傻了。

    原以为修仙是件很私人的事情,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大把同类。而除了钟离这个高大上的姓氏本身就是修仙家族之外,山顶那俩男的亦是修真人士,姓什么宗政。

    钟离氏,宗政氏。

    苏音瞬间脑补出了几十万字狗血言情文,从相爱相杀、爱恨情仇、到跌宕起伏的杀人夺宝、宗族之战……各类要素相当齐全。的毕竟这两个姓氏一听就很有故事性,很容易让人展开联想。

    “山下起雾了诶!”

    钟慧——现在苏音已经知道她其实就叫钟离慧——的声音自峰顶传来,很吃惊的样子。

    苏音被这声音拉回了思绪。

    此际的她正躲在谷底的另一侧,从观景亭的角度是看不见这里的,倒也不虞被火眼金睛的现代修真者抓包。

    “都快中午了怎么还会有雾?”钟离慧继续表达着吃惊,“好浓的雾,底下什么都看不到。”

    苏音于是也吃惊了。

    虽然从刚才起苏演员就一惊一咋地,但此刻她仍旧觉得愕然。

    这雾很浓么?

    苏音扭头往四下瞅了瞅。

    能见度分明很可以啊。

    远处的大深坑还在“滋滋”往外冒着水,零星的水花在雾气中如同一股股细小的喷泉,抬头可见满山秀色,苏音甚至能够看见观景亭方向冒出来又缩回去的那个梳着包包头的脑袋。

    哟嗬,还戴血族尖牙发箍呢,那烈焰红唇正是今年最流行的姨妈色号呢。

    这么反差萌且高大上的修真人士钟离慧,何以就看不透如此清新的雾气呢?

    苏音凝眉沉思,渐渐地也品出了几分异样。

    若她没记错的话,长发机甲最后放的那个大招,就是以大片星雾绞杀了盘踞于谷底的千目,于是生造出了一个深坑,而这个大坑眼下正在往出冒水,目测很快就会形成一汪质量很高的清泉。

    巧的是,眼前的雾气,恰好便是以深坑为中心向外发散的。

    莫非,这白雾其实就是星雾?

    苏音微阖双目,细细感知了一会儿。

    确实,两者有那么一丝丝的像,只是,眼前的雾气比星雾要稀薄太多了。

    “山下有很强的法术波动。”

    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很低沉的男子音线,并不如何动人,辨识度却极高。

    苏音回过神来,记起钟离慧之前叫这人“宗政东”。

    听名字就挺靠谱一男的。

    声音亦如是。

    除开他二人之外,另一对钟离和宗政的说话声便显得比较微弱了,也不知是所处位置不容易听得清,还是他们本就吐字较轻。

    虽然样本不足,可苏音还是觉得,那个叫“小南”的男人声音依稀也有几分耳熟,只是一时半刻却想不起来曾在哪里听过。

    就这么走了会儿神,峰顶的对话已经从浓雾转到了“这小男孩儿怎么跑到山上睡觉来了”以及“这孩子身上的气息很干净”。

    看起来,熊孩子如今还没醒,这让苏音大感欣慰。而再听了一会儿后,她的心越发放回了肚子里。

    那个叫宗政东的靠谱男,居然是个警察。

    这就更好办了。有警察在,那孩子一定会很安全的。

    不过,这也勾起了苏音的另一段回忆:

    穿黑风衣的高个男子,与漫展上惊鸿一瞥穿迷彩服的Coser。

    这两只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这念头只浮起了一刹,便被苏音给丢开了。

    无论如何,熊孩子安全无虞,而由这个叫宗政东的警察送小男孩下山,也远比苏音偷偷摸摸地行动要稳妥得多。

    心中大石落地,苏音毫不恋栈,扭脸就跑。

    再不走等着被人撞个正着么?

    山顶那四个人这会儿已经分工完毕,宗政东负责把小男孩送到公园管理处广播寻人,而钟离慧他们则来谷底探险。

    “小心些,这雾气很不一般,应该是哪位大能出手了。”临行前,宗政东低声叮嘱了一句,应该是说给那个叫小南的男人听的。

    苏音摸了下自个儿的脸。

    十八线糊咖大能,说出去吓不死你们。

    虽然但是,她目前并没有认同道的打算。

    并且,她饿。

    都快前胸贴后背了。

    这要是再吃不上饭,她真不确定自已会不会花轰。

    在心里深情呼唤着油汪汪的大猪肘子、香喷喷的烤猪蹄子,苏音脚不点地绕过几株大树,正想抄近路出去,脚下忽然一硌,踩到个硬梆梆的东西。

    她低下头,一个很旧的罗盘正躺在她脚边,一看就是那种劣质的仿造古玩,上面还煞有介事地做出斑斑锈迹来,显得很有年代感,殊不知反倒弄巧成拙。

    这年头真是搞啥的都有。

    话说,把垃圾扔在这地方也太不环保了吧。

    苏音想了一会儿,拢着眉尖、弯下腰,伸出两根手指捏住罗盘的一点边边,将这只假古玩拣了起来,打算出去后找个垃圾筒扔掉。

    至于这东西算什么垃圾,应该是其他垃圾吧。

    苏音对垃圾分类最大的心得就是:遇事不决,其他垃圾。

    一面在心里盘算着,她一面捏着罗盘往前走,旋即脚步微顿。

    慢着,这罗盘的手感,怎么有点熟悉呢?

    她用力捏捏、再捏捏,越捏便越是觉得,这东西她之前捏过的。几分钟前醒来时硌在她手边石块似的东西,不就是这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