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正文 第065章 爱是一支回旋镖

    转首看了一眼刚才自已躺倒的位置,再看看此际所站之处,苏音面上现出了一丝怪异。

    两头至少隔了十几米远,中间还有好几株大树,这东西到底是怎么绕过来的?

    用飞的?

    至少苏音认为她刚才那一拨拉绝不至于将这罗盘甩到飞起。

    她将罗盘举到眼面前细细端详着。

    不知为什么,在那斑驳的锈渍里,她居然感知到了那么一丢丢的窃喜与洋洋自得。

    她被这感觉吓了一跳,甩手就把罗盘给扔了出去。

    大胆妖孽,走你!

    然后,苏音便看到了她此生不曾见过的奇景:

    那只青铜罗盘居然在半空拐了个弯儿,又绕飞了回来,且好巧不巧,正正落向苏音的手边。

    就跟投怀送抱一样。

    而苏音在它落低后下意识五指一紧,于是,这硌人的玩意儿就又躺进了她手里。

    这啥原理?

    苏音一脸地难以置信外加百思不得其解。

    按理说,眼下的她早已今非昔比,那些堪称诡异的经历令她的心理素质已然强大到了一定程度,可她还是觉得,这东西它……烫手。

    于是,大力一掷。

    还不信就扔不了你了。

    “咻——”,这一掷几乎带出音爆,空气中明显窜起了一道灼白,缭绕的雾气也被这一记投掷穿透,留下了如同飞机划过蓝天时的轨迹。

    不同的是,飞机留下的是浪漫的云絮般的洁白尾迹,而罗盘留下的,则是一个等身大小的长形空洞。

    美感上便差了很多。

    苏音拍拍手,歪嘴一乐:“本宫看你还……”

    话音未落,那道青乌乌的影子在四十米开外“吱”一声来了个急停,然后,掉转方向,疾射而来。

    居然又给飞回来了!

    在苏音无比震惊的视线中,罗盘飞快抵近她的面门,却又在将及未及的当儿身子一拧,来了个垂直落体式,笔直地掉进了苏音半张的手里,其落点与力道皆十分轻巧,甚至还事先稍稍调整了一下角度,先侧身挤进苏音手中,再扭转成为平躺的形状。

    之后便再也不动弹了。

    苏音俩眼瞪得贼大。

    此物,恐怖如斯!

    居然还带自动导航与锁定位置的!这到底是罗盘还是回旋镖啊?就算是回旋镖,那也不带自个儿调整姿势的吧。

    所以……罗、盘、精?

    苏音一格、一格、一格地慢慢低下头,怔怔地望着在自已手里躺平的罗盘。

    这货似乎铁了心要让苏音拿着它,不给撒手,最好还能将之捧在手心里。

    莫名地,苏音感知到了这样一丝不甚清晰的意念。

    非常虚弱、气若游丝、马上就要断气以及“你要再扔伦家就死给你看”的那种。

    还是个病娇?

    一人一盘对视(如果罗盘有眼睛的话)了半晌,苏音冲罗盘拱了拱手。

    是在下输了。

    这么死皮赖脸说不上是啥的玩意儿,实乃本宫平生仅见。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带着走了。

    主要是苏音眼下没功夫跟这家伙歪缠,避开钟离慧等人(要吃饭要吃饭)才是头等大事,反正这东西也没恶意,那就先收着,等有空了再好好研究研究。

    将罗盘揣进腰包,苏音秒遁。

    宝龙山的谷底于是又恢复了寂静,鸟鸣间关、草木葳蕤,一泓清泉如镜,倒映着绿树与白雾,有若人间仙境。

    然而,这安静也只维持了几分钟,那泉眼深处便陡然腾起了耀目的金光。

    明亮至极的金光如金色的浪涛,一路漫过清泉、波及四周,所过之处,白雾尽皆围聚,金与白两色交织着,说不出地富丽堂皇。

    待到金光最盛之时,光芒的中心便渐渐凝出一团金色的光球来,万千金芒如受指引,尽皆归聚于其身,随后,一根毛绒绒的尾巴便从那光球里伸了出来,尾巴尖儿上一抹流金,比正午的阳光还要灿烂。

    被苏音遗忘了的松鼠大叔(某音: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自这光球中跳出来,蓬松的大尾巴在身后甩了甩。

    细细的金屑从他的毛发间掉落,融入白雾,雾气似乎变得更温厚了些,而松鼠大叔身下则腾起淡淡的金芒,他凌空踞坐于清泉之下,抬起脑袋,左右顾视。

    若苏音在此,一定会惊讶于他的变化。

    此刻的他,再不复之前小动物般的谨小慎微,而是从容不迫、气度俨然,行止间不经意便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威仪。

    一眼扫罢,松鼠大叔的耳朵蓦地支楞了起来,那双黑豆子似的眼中划过了一抹极其人性化的轻屑的表情,鼻孔里甚至还发出了一声嗤笑。

    随后,他转身轻轻一跃,消失在了草木深处。

    二十分钟后,钟离慧三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不远处的白雾已经肉眼可辨,他们不约而同长出了一口气。

    可算找着了。

    “这地方也太难找了。”宗政南抱怨了一句,抬手拨开眼前半人高的常绿灌木,脸上满是嫌弃。

    他平生最痛恨的,便是一切所谓的“纯天然风物”。

    太不精致、太不卫生、太没有工业化与E时代的特色了,又是虫又是草又是泥,路面也高低不平,所幸今天他穿着长马靴,脏点儿倒也不怕,至少绅士形象还能维持得住。

    “嫌脏你别来啊。”钟离慧白了他一眼,找了块石头蹭着鞋底的泥块。

    他们下山后便直奔这片雾区而来,只是这里毕竟不是人工景区,没有现成的路可走,他们仨对这地方又不熟,在外面绕了好大一圈。

    其实吧,钟离慧也不大喜欢眼下的环境,空气湿度太大,发型不好打理,此外,与她今天的造型也不是很搭。

    歌特系美少女还是更适合古堡啊。

    钟离慧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绅士还是更适合城堡啊。

    宗政南怅怅地仰天长叹。

    两个人的视线无意中相触,各自一怔,旋即扭过头重重“哼”了一声。

    钟离风抬手捏眉心。

    这俩是属乌眼鸡的么见面就斗?有完没完了?

    她转开眼睛,秉持着眼不见心不烦阿弥陀佛的理念,细细观察着那片白雾,面色微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