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正文 第066章 灵气复苏?

    雾气非常浓郁,但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危险,甚至还有些怎么说呢,有些舒适与亲切的感觉,如同好客的主人殷勤相邀。

    然而,雾气中时而爆起的气旋,却又令人望而却步。

    “法术气旋。”宗政南也发现了白雾边缘地带的异样,语气十分严肃。

    说正事的时候,他一向还是很正经的。

    钟离慧也在端详着白雾,手里的玩具钢琴流转出淡淡的黄光,随后,C键“叮”地响了一声。

    比较奇怪的是,琴声有些沉闷,并无这种乐器应有的清刚明亮。

    “千钧示警了。”钟离慧咬着嘴唇,面上涌起了些许疑惑。

    通常情况下,只有在面对强敌之时,这只名为“千钧”的玩具钢琴才会鸣琴示警,其声冷厉萧索,杀机无限。

    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底气不足似地,缩手缩脚,那短促的一个单音,不要说杀气了,连基本的音色都变了。钟离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我听见了。”钟离风点了点头,反手执起尺八,凑向唇边,运力一按。

    湛湛毫光在细小的孔洞中依次亮起,风啸般的音韵才开了个头,便陡然中止,似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截断了。

    钟离风只觉胸口气血翻涌,连忙闭目调息。

    钟离慧担心地看了她一眼。

    不知为什么,尺八刚才那声短促的音韵,让钟离慧想起小时候上课偷看课外书、一回头班主任正在窗外慈祥凝视的场景。

    某种程度而言,千钧此前的表现也不遑多让。

    钟离风很快调息完毕,张开眼睛,面色微有些苍白。

    她刚才对白雾施放了一个试探的音波攻击。

    可是,她的攻击甚至都没发动起来,便被白雾举重若轻地碾压了过去,两者间的力量差异便如大海之于水滴、皓月之于莹烛。

    那种绝对的不容置疑的强大,让她生出了一种荒谬感。

    不过,丰富的战斗经验予了她镇定自若的底气,她左右看了看,沉声叮嘱:“你们小心!”

    说话间,退后两步,与宗政南分两翼站在钟离慧的身后。

    若论战力,宗政南其实也不弱,但他远不及钟离慧扛揍,那只玩具钢琴是能挡下程氏老祖那等大能的全力一击的。

    然而,这白雾果真是某位大能留下的么?

    钟离风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能感觉到这白雾的等级高得离谱,虽然看起来无害,但那种层级上的压制却很明显。而据钟离风所知,华夏国……不,是整个世界,还没有哪位大佬能留下如此强悍且持久的法术余波。

    这真的是法术余波吗?

    钟离风半躬着腰,面色沉凝,钟离慧与宗政南亦是神色郑重,三人排成品字阵型,慢慢向着白雾靠近。

    不知是不是因为变换了角度,还是因为此时的阳光正当头照下,眼前的白雾似乎变得清透了一些,偶尔冒出来的气旋仿佛还带着晶莹的光点,如同揉碎了的星子,美丽、神秘、强大。

    而随着离白雾渐近,他们发现这雾中还蕴着某种沁人心脾的东西,每靠近一步,那感觉便鲜明一分。

    半分钟后,他们完全踏进了雾气边缘,而那种浸泡在温泉里的奇异的舒适感,亦变得格外真切,每一根头发、每一个毛孔、每一条血管以及每一枚窍穴,都仿佛被那轻灵而温柔的水波包裹着,从头到脚暖洋洋地,说不出地自在。

    “风……风姐姐,你看……”宗政南突然开了口。

    他用力地咽着唾沫,喉头不停地蠕动,说话声因激动而颤抖:“你看……这像不像是……灵气?”

    最后二字轻若蚊蚋,似是万分艰难才挤出喉咙。

    没有人说话。

    然而,包括钟离慧在内三个人此时的表情,却无不昭示着他们的内心正经历着怎样剧烈的波动。

    灵气。

    那是多么悠久而又古老的词汇。

    在华夏乃至于全球的修真界,灵气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一种神秘的、遥不可及的物质。

    千百年来,无数修真文献史料中关于灵气的记载,只有一句悲观的结语:

    这颗星球的灵气已经完全枯竭了,蓝星进入了末法时代。

    末法时代,修真者越发式微,这便是这个时代修真者的现状。大家族们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研究血脉力量的延续之上,而效果却并不理想。

    修真者的血脉在代际间逐步稀释,每一代都比上一代更为弱化。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有了最先进的基因技术加持,血脉稀薄的问题依旧日益严峻。

    全球各大生物研究所最新报告显示,修真者基因有数个片断根本无法读取,国外那些异想天开想利用修真者基因“创造”出“改造人”的想法,最终也都宣告失败。

    修真者与人类基因的区别,就如同数控机床与人类的区别,是一种本质上的不同源。可他们却又是活生生的人,要吃饭排泄,亦有生老病死。

    这种不同源令研究进入了瓶颈,亦令现代修真越显艰难,而那些千辛万苦踏上修行之路的修士们,也只有在破损发泛黄的古书里,才能重回那个灵气充裕的时代。

    灵气,那实在是一种虚无缥缈而又令人神往的物质,能够帮助修士拓宽经脉、粹洗丹元,而不必仅靠血脉维系。而它最大的特质便是:与修士天生的亲近。

    这是所有文献统一的表述。

    据说,那种亲近感是刻进修士基因里一种本能,就如同凡人刻进基因的生存与繁育种族的本能。

    “当灵气出现时,你会知晓,那就是……灵气。”宗政南第二次开了口,压抑的兴奋令他全身都在战栗。

    这个瞬间,他身上三万六千个毛孔正在发出疯狂的叫嚣,血脉深处的躁动几乎难以克制,他的眼睛在绿色竖瞳与琥珀色眼眸中来回切换,身后已然现出一只高大的黑豹虚影:四肢伏地、蓄势待发。

    那是他的本命兽。

    宗政家每个子弟都有自已的本命兽,他的是豹,宗政东则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