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正文 第067章 不受补

    本命兽的出现,意味着前方白雾为灵气的可能性又高了几分。

    那是来自于血脉对灵气或某种与之相近的物质的渴求,而宗政南刚才所说的,则是家中祖先手稿中留下的一句话。

    在此之前,宗政南对这个含糊的描述是嗤之以鼻的,总觉得老祖宗在故弄玄虚同,而现在,他终于理解了此言真意。

    “哇呜——”

    黑豹虚影昂起脑袋,仰天吼了一嗓子。

    虽然形象极其威猛,但众所周知,豹子的叫声其实没啥威慑力,黑豹还算好,雪豹的叫声那才真是萌萌哒。

    若换作以往,钟离慧这时一定会开启嘲讽模式,对宗政南发动新一轮的攻击,可眼下的她却根本注意不到这些细枝末节。

    她怔怔地看着环绕周身的雾气,脑海中蓦地浮现出一段话:

    “灵气者,乾坤之炁也。濯混沌为灵、凝万象为气,如玉如冰、如泉如练,淬筋脉、涤灵台、扩丹府,物我两忘时,大道可成矣。”

    钟离慧明亮的大眼睛里闪动着奇异的光彩,情不自禁启唇,轻声念诵着这段出自钟离家族典籍上的记述。

    富于独特韵律感的音线,如浅唱低吟,又若一曲迢遥而悠远的歌,引得她身前的白雾慢慢漾动了起来,一团极小的气旋——或者说是灵气团——浮空蹦跳着向她靠近,像个顽皮的孩子,围着她转来转去。

    钟离慧屏住呼吸,伸出手,试探地在那闪烁着星光的气团上轻轻一点。

    “啪”,气团瞬间四散,有一部分渗进她手背的皮肤,她下意识缩了缩手。

    下一秒,她的意识便陷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她“看”到了自已的血脉与筋络。

    原来,这就是古书中描述的“内视”么?

    钟离慧的身体微微颤抖。

    她“看”到,她手背筋脉之间现出了一根极细小的晶莹光带,那光带清凉柔润,如一弯微冷的清泉,沿着她手臂脉络一路游走至肘部的曲池穴,渐渐汇聚成团,一点点扣击着闭锁的窍关。

    一种难以形容的通透之感,向着钟离慧的全身蔓延。

    她闭上双眸,眼角竟然隐有泪意。

    多少年了,那封死了的曲池穴就像一座大山,堵住了她再进一步的可能。

    身为钟离氏玩具持有者,手臂是她的力量爆发点之一,若能将肘部窍穴全部打通,她的力量将会成倍增长。

    可是,她的曲池穴完全堵塞住了,四年来,她不知洗过多少回药浴,吃了多少粒“冲穴丹”,却始终毫无建树。

    族长说,如果一年之后还是不行,钟离慧便只能止步于此了。

    可在今天,曲池穴第一次有了松动的迹象。

    泪水滑过她白皙的肌肤,钟离慧的唇边却浮起甜笑,面上的神情如梦似幻,浑然忘却外物。

    “哈哈哈!是灵气!真的是灵气!”一旁的宗政南已经完全疯了。

    这刻的他既不在乎什么绅士风度,也顾上不所谓的形象。

    他大张着两手,以一种拥抱整个世界的狂放姿态发足狂奔,身后的豹影歪歪扭扭、跌跌撞撞、如影随形,一人一兽就像喝高了一般,如痴如醉、形若颠狂。

    “哈哈哈!灵气复苏!灵气复苏!这就是灵气复苏啊!我宗政南的时代终于到来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

    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张大的鼻孔下面慢慢挂下两小管血柱,身后豹影抽搐了几下、轰然消散。

    “小南!”

    始终保持着一分谨慎的钟离风落在最后,受到的影响也最小,此时见状,不由大惊失色,抢步上前便欲救人。

    “别靠近!”

    一道清朗如钢琴的声线骤然响起,就在钟离风的身后。

    她心头巨震,倏然回首。

    戴着美瞳的男人正悠闲地靠在树旁,抱着双臂、神态轻松,披在身上的白大褂虽然松松垮垮地,却依旧无损于他修挺的身形。

    程北郭?!

    钟离风瞳孔一缩。

    程家也跑来凑热闹了?

    然而,再下个瞬间,钟离风绷紧的心弦却又向下一沉。

    是啊,程家怎么会不来呢?

    这可是灵气啊!

    退一万步说,就算白雾并非灵气,那也绝对是于修真者大有裨益的稀罕玩意儿,任是谁见了都不可能不动心。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到底是法治社会,政府部门有着强有力的约束,若是早上个两百年,信不信狗脑子都给你打出来?

    而程北郭出现在这里,也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帝都本来就是人家的地盘。

    无论白雾是否为灵气,此事都不小,一定会惊动上级单位,程家老祖如今坐的那个位置,说起话来还是很有分量的。

    这般看来,有必要给余下那三家通个气了。

    仅是宗政氏与钟离氏,还不足以与程氏抗衡,必须集结更多的力量。好东西不就该大家分享么?程氏再是六姓之首,也不能一家独吞。

    “钟离女士不打算管一管令妹?”

    程北郭冷淡的声音再度响起,打断了钟离风的思绪,她微微一怔,蓦地心有所感,回头看了过去。

    钟离慧倒下了。

    清透的雾气中,哥特美少女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脑袋歪着、两眼闭着,两只脚还在一抽一抽地,明显是厥了过去;而在离她两三米远的地方,则是鼻血长流、不省人事的宗政南。

    钟离风凝神感知了片刻,面色一松。

    钟离家姐妹修有感应之法,彼此相连,而她能感觉出自家小妹只是晕过去了,身体并无大碍。

    宗政南应该也是如此。

    “我觉得,他俩可能是有点儿……不受补。”

    程北郭的语声凉凉地,说着还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在钟离风看来,很欠抽。

    她握紧了手中的尺八。

    然而,尚未待她有下一步的行动,一阵巨大的音浪便带动起四下的风,草木“哗啷啷”倒伏向一旁,几只野雀扑腾着翅膀飞去老远。

    程北郭伸了个懒腰,竖起食指向上指了指,张口说了句什么,钟离风却没听清。

    巨大的轰鸣声将他的声音完全盖住了,直升机螺旋浆搅起大片的砂石,乱草枯叶满天飞。

    钟离风抬起头。

    黑绿相间涂装的直升机身上,帝都驻军部队的徽章鲜红夺目,将漫山春色也映衬得黯淡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