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战争 > 从白鲤开始

第一百四十七章.果然,我是有打怪升级的能力的。

        白鲤倒是没有与青木前辈做什么人性的探讨,毕竟人性那种东西,谁又能说得清楚。

        他只是向青木前辈详细的询问了一番有关天外邪魔,魔胎之类的问题。

        “前辈,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解决那些天外邪魔吗?”

        青木闻言,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我也不知晓,毕竟关于那些天外邪魔,就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虽然当初我们的确是消灭了一些天外邪魔,打退了它们的入侵....”

        “可是,它们究竟是真的已经归于虚无了,还是去到我们所不知道的什么地方,日后又会不会重新出现,就连我都无法明了。”

        “毕竟那些天外邪魔,与我们是不一样的存在,甚至于它们究竟存不存在生死的概念,都是未知的。”

        “不过,倒是的确有一些办法,能够对付他们。”

        “因为就算它们乃是虚空中的未知存在,但是,当它们侵入我们这片天地的时候,它们便不可避免的要将自己变得契合我们的世界,否则便无法进入此界。”

        “所以,其实当它们以完整的邪魔形态出现在我们的世界的时候,才是最容易对付的时机。”

        “还有就是,当年为了对付那些天外邪魔,万族生灵之中,有一些惊才绝艳之辈,也曾创出过一些办法。”

        “比如度化之法...又比如某些天生的神物或是炼魔至宝。”

        “——就像是天地为了对抗邪魔的入侵一样,有时候,会有人突然心血来潮,福临心至的锻造出什么独特的炼魔至宝。”

        “而那些灵宝,对于天外邪魔更是具有不可思议的奇效,甚至能够将邪魔身上的魔气炼化,转化成精纯的灵气反哺于使用者与天地...”

        “只可惜,当年与天外邪魔一战之后,天地受创,灵机消散,天地陷入沉寂,涅槃复苏,那些炼魔至宝以及一些独特的宝物与法门,也随之慢慢消失了。”

        闻言,白鲤不禁神色一动,想到了自己识海中的龙门...看起来很像是青木前辈所说的那般情况啊。

        他问道:“那不知道青木前辈可有何炼魔妙法传与晚辈?”

        青木说道:“我倒是的确有一门度人经,可以消磨魔气,既然今日你问起的话,便趁机传与你吧。”

        “如今,天地灵气复苏,天外邪魔的魔踪也重新现世,白小友你也当多加注意一些,若有余力,多斩几个邪魔之辈,也算是一件有益天地的功德之事。”

        白鲤应道:“晚辈谨遵教诲。”

        “好,你且听好了,度人经....”

        一个小时后,白鲤才离开了秦岭秘境,朝澜江回返。

        回程的路上,白鲤一直在想着之前与青木前辈所谈之话,同时心神沟通龙门,意识进入识海深处,查看那只魔胎的情况。

        那只魔胎的情况,看起来已经十分不妙的样子,似乎都已经到了即将破灭的边缘,连形体都已经维持不住了,化作了一团不规则的黑雾,身上的黑气也已经不再涌出,像是已经被榨干了一样。

        许久之后,波..的一声,那只魔胎整个崩散了开来,化作一缕黑气被龙门吸收而去。

        而龙门之上更是隐现金光,有金色的液体正从龙门之中凝练。

        白鲤神色一动,暗道果然...龙门有炼魔之能!

        实际上,早在数年之前,白鲤便已经有过一些类似的猜测了。

        当初他接触到这个世界的超凡现象之时,龙门便似乎展现过几分炼化诡异,化作造化反哺于他之能,只是并没有如今这么明显,还一度让他以为,自己有‘打怪升级’的能力。

        而如今看来,他当初玩笑般的念头,还真有几分这样的意思。

        一时间,白鲤不禁又有种奇怪的想法。

        天地..或者说是天道?世界意识?对于那些入侵的天外邪魔,或是有碍天地运转的诡异,有着自我防卫之能,而他们这些天地中的生灵,若是能消灭那些天外邪魔,就会得到天地的垂青与奖赏...

        就像是另类的打怪升级?

        白鲤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他却有一个想法,既然龙门大爷有炼化邪魔之能,那他就不再是被天外邪魔盯上,只能被迫抵抗的猎物了。

        他甚至可以反过来做猎人,将那些天外邪魔伸向现世的触手以及魔念当做是猎物,主动进行狩猎!

        这么一想的话,白鲤顿时便感觉瞬间精神一振,对于那些天外邪魔的担忧也瞬间消失了大半。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无疑会恐惧,但若是知晓了其的存在,并且能尝到甜头和好处的话...

        就像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此之前,人们都害怕那怪模怪样的奇怪虫子,甚至还以为它有毒,碰到就会死,但当人们发现了它的美味之后...要不是刻意养殖的话,怕是螃蟹早就被吃的濒危灭绝了!

        一路想着事情,白鲤都没感觉到时间流逝,一转眼便已经回到了澜江。

        “陛下哥哥,陛下哥哥!”

        “嗯?”白鲤本来是准备直接回水晶宫的,结果听见小狐狸叫喊,便回头看向了她。

        只见小狐狸双手撑在窗台之上,一直看着这边,显然是早便等着他回来。

        “怎么了?”

        “陛下哥哥,我有事和你说。”

        “那你说吧,我听着你...嗯,买东西除外,你这个月的工资已经严重透支了!”

        因为先前小狐狸一直软磨硬泡的跟他提工资的事情,白鲤烦不胜烦之下,也就如她所愿的给了她一分工资。

        然而,哪个月底,她都拿不到工资———因为早就已经透支了!

        要是真要算的话,现在她反倒还欠着白鲤好几个月的工资。

        嗯,就和某位还要倒给俱乐部发工资的唯一真爷差不多。

        小狐狸摇头道:“不是工资啦,就是...就是那个,有人..不是,是有猴子要来我们龙宫抢宝贝了!”

        白鲤:“!!!”

        小狐狸的这句话,顿时让白鲤莫名的想起了某个神话传说来。

        猴子,龙宫,抢宝贝,好家伙,这三个要素加起来,不特么就是孙悟空大闹龙宫,抢夺定海神针吗?!

        “究竟怎么回事?什么猴子?还敢到我们龙宫来抢宝贝?”

        小狐狸侧身,给白鲤指着房里的电脑屏幕:“就是这只猴子。”

        白鲤歪了歪头,沉吟了一秒后,体表之外骤然间泛出一阵刺眼灵光,下一瞬,那庞大的身体便缩小到了一米左右的袖珍版小白鲤,朝着凉亭飞了过去。

        神通,大小如意!

        这门神通,是他从青木前辈那里学到的,听说还是远古的龙族之中所流传的秘传神通。

        而白鲤学起来也的确挺轻松的,感觉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比起那如今都还在入门之外徘徊的袖里乾坤,果然还是本家的神通更容易上手。

        不过也或许是这项天赋神通本就是龙族的天赋,他得传之后,被提前激活了这项能力也说不定。

        小狐狸惊讶的看着袖珍版的白鲤,眼神竟然在发光..是真的在发光!

        “陛下哥哥...”

        “嗯?怎么了?”

        “我可以摸摸你吗?”小狐狸说着,手便已经不受控制的朝白鲤探了过来。

        放肆!给朕拖下去!

        啪!

        “哎呀!”

        白鲤直接一尾巴拍在了小狐狸的手背上,打得她顿时痛呼一声,眼睛都湿润了。

        “呜呜..陛下哥哥你都能摸我,我怎么就不能摸摸你了..”

        白鲤眼角一跳:“你这什么虎狼之词?!还有,别给我装了,我都没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