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记仇

    鹰国某特别行政区,某大道上,鹰国情报局总局的办公地点就位于此,虽然它的外面挂着一个某某保安公司的招牌,但那只是表面的幌子罢了。真正在里面工作的人其实都是鹰国的特工们。

    情报局局长贾斯丁虽然不同意执行雏鹰计划,但是那是上面大人物的指示,自己不可以违抗。虽然有人调笑说上面的大人物只是财阀们的橡皮图章,财阀的大人物们说什么,上面就要办什么。

    但是那终究只是一句戏言罢了。没错,大人物确实是财阀们的代言人,但是大人物毕竟还是手握绝对大权的。毕竟这是在法理上不容置疑的,哪怕是最厉害的大财阀主人也不敢公开挑出来挑衅他的权威。他们也只能是在私底下搞各种小动作,利用各个派系的人来架空他。

    不过现在这一位,他已经和各方面的财阀人士达成了协议,估计他剩下的几年还是很稳当的。自己这个小局长就不要触碰他的霉头了。

    不要看了几部好莱坞电影就觉得一个小局长可以和大人物相抗衡,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自己的偶像,曾经号称只手遮天的胡佛,最后不也是被掣肘,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势也要走上最高的位置吗。

    所以……

    “不管我的事情了,他们在东亚想要怎么搞就怎么搞吧。我还有一年的任职时间,明年我就退隐下野吧。”贾斯丁站在四十楼高的办公室内,通过巨大的落地窗眺望脚下那繁华的城市。曾经站在这里让他有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但是现在只觉得自己的权力就是个笑话。

    “还是吃个三明治当午饭吧。”贾斯丁没有任何胃口,他只想等着东亚地区传来一个好消息,那样至少自己能吃个舒服的晚饭。

    “至少要让我晚上吃好一点啊。今天下午就应该有消息传回来吧。”贾斯丁自言自语,又像是自我宽慰:“那么多人手派出去,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对吧。”

    说着这些话,他给前台的秘书去了一个电话:“帮我买两份牛肉三明治,对街口那家用和牛肉做的三明治。对,我知道一份要一百鹰元,走公账报销。嗯。”

    情报局长吃个三明治这么简单的午餐,花点公家的钱很正常,没什么不对的,不是吗?

    贾斯丁坐在皮椅上玩弄着自己的大拇指,等待着秘书把自己的和牛三明治买回来。

    五分钟后,门被推开。

    贾斯丁看了眼自己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秘书莫妮卡,她穿着一套修身的西装制服,下身穿着包臀一步裙?莫名的贾斯丁身体某个地方热了起来。

    也许在吃午饭前做点运动?运动有助于饮食消化?没错,自己的医生是这么和自己说的。

    “莫妮卡?把三明治放着?你过……”

    “局长先生,没有三明治。但是有件事情。”

    “没有三明治也没关系?可以一会儿再吃,你到桌子底下来……”

    “我说有件大事你没听到吗?猪脑子?!你是把下体长脑子上了?还是你每次喷射的都是脑浆?!”罕见的?这位百依百顺,经过严格训练的女特工秘书突然暴怒。她一把冲了过来扯住贾斯丁的领带,如同拽着自家的泰迪一样,莫妮卡将贾斯丁扯出局长室?并且一把丢进电梯里。

    “嘿!我是局长!你不能这么对我!”贾斯丁觉得脖子都快被莫妮卡扯断了。

    莫妮卡冷冷的看着他:“很快就不是了?来看看你做的蠢事吧,猪头!”

    叮~电梯到了十七楼。这一层是特工们和职员们的休息区,这里有健身房、食堂、水疗中心和室内花园以及咖啡厅等。是工作间歇放松的地方。

    而在原本十七楼最空旷的地方(食堂),现在围满了人,好几百人围看着食堂中心的区域?还有许多人从各个楼层赶了过来。

    这里被围的水泄不通,有的人站在桌子上、椅子上?想要看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贾斯丁有些生气:“你们在干什么?!政府开工资不是给你们上班时间围观发呆的。你们有自己的工作要做!”

    贾斯丁挣脱开莫妮卡的拘束,他排开人群。他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人群里那些特工有的神情憔悴,有的人则眼眶红了看上去哭了一场?还有的人咬牙切齿仿佛经历了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越往里面走?那些特工们的情绪越激烈?还有很多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

    贾斯丁现在没有在催促特工们去工作了,当他挤到最前排的时候,他终于看清楚这些特工们在看什么了。

    人头!整整齐齐的两百多个人头被放在由八张长餐桌拼接起来的台面上。那些人头有的惊恐万分,有的面容死寂,有的不知所措,有的死不瞑目。

    他们立在餐桌上,眼神看向四面八方,让人不寒而栗。

    而更让人觉得可怕和残忍的则是在长桌的两头,两个被削断四肢,挖掉双眼,割掉舌头,几乎如同人棍一样的人在发出着声音。

    “阿吧阿巴巴巴~”

    如同沙雕网友被喂食了降智药水只能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一样,这两个人棍只能如此发音。但是他们的阿巴阿巴并没有让人觉得可爱,只觉得可怕。

    “怎么回事?!谁干的?这些人是谁?!”贾斯丁不可能认识每一个特工,他并不知道这些人头和两个人棍是谁。

    但是活下来的两个人棍,一个黄泽峰一个周挺,两人都听得出贾斯丁的声音,他们只能发出更大声的:“阿巴阿巴巴巴!”好像是在求援求救,但声音中包含怒气,也有可能是在怒吼:为什么你还没死?!

    面对局长的质疑,有一名特工指向了大长桌的中间,一块白色的标牌上用鲜血写着一行大字【people-if-invade-me,hundred-repay。】

    贾斯丁把这行字念了五遍,没错,上面所有的单词自己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谁能告诉我,这上面写的是什么?!”贾斯丁实在是读不懂白色标牌上的英语。

    有个特工低声的说道:“人若犯我,百倍奉还。写这行字的人不懂英语,他们是按照自己的语法写的。”

    “所以这些人又到底是谁?”贾斯丁看着这些人头,还有那两个人棍:“等等!等等!你是黄泽峰?!”贾斯丁仔细看着人棍,辨认了许久终于看出他了,毕竟是lv5自己还是有点印象的。

    “那个人是周挺?!”贾斯丁那火热的部位凉了,脑浆又重新回到了大脑而不是准备发射,他开始搞清楚一些事情了。

    “这里的人头全是我们的人?!”

    贾斯丁看着两百多个人头,他当场就瘫坐在地上。完了,全完了,大中华地区,不,应该是说东亚地区的中坚力量这一次全军覆没了!

    自己这一次会被秘密审判的,没有人会给自己撑腰的,没有人。等待自己的就是终身监禁吧。

    一种无力感深深的袭击着贾斯丁。

    他不知道东亚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些人头是怎么从东亚一瞬间送到鹰国来的。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唯一期望的就是但愿监狱能给他一个单人牢房,自己年纪大了,肛肠能力不行了……

    而在场得特工中的那些血气方刚的少壮派则喊出了一声口号:“我们要他们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吼声震天。是啊,血债血偿,大黑和张桐这两位老父亲也在等着呢。大黑和张桐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脾气都很好。从来都不记隔夜仇,因为一般当场就报了。如果不是特侦局一大早就来人到医院给小豆子做检查的话,也许还能再快点把这事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