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终极学生在都市》神域篇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 马屁高手

    曾经,数十道龙息倾泻而下,那种冰冷至极的死亡气息都没有现在这把巨大锄头带来的这死亡气息来得恐怖。

    李泽道心生浓郁的无力感,这就是灵宇境强者多如狗的天界?这就是进入灵宇境不过拥有在天界行走资格的天界?

    还妄想什么呢?回去等死不行吗?

    “我没办法从你的尸体上跨过去,因为你将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药师子淡漠至极的声音传来。

    就好像击杀一个灵宇境下品的修为的强者就跟喝了一口水似的,就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下一刻,那把有灵气凝聚而成的锄头发出恐怖至仿若被一无形举手牢牢握紧,高高举起,俨然当李泽道就是那一颗碍眼至极的小草,狠狠的冲着他的脑袋锄了过去,就要将其连根锄断。

    刹那间,整个空间仿若都被这恐怖的气息给震裂一般,李泽道都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滞了,浓郁的危险疯狂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李泽道知道一旁那个女人压根就不会出手帮自己挡下那锄头,她想利用自己去羞辱这个药师子。

    但凡自己让药师子狼狈哪怕一分,她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所以她想要让自己拿命去跟药师子拼!

    李泽道的眸子里闪烁而起一丝浓郁的血腥!

    这种时候,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拼了!”

    刹那间,一道暴戾至极的万钧雷霆从李泽道手中那长剑爆射出来,冲着那碾压而下的锄头席卷而去,那架势仿若要将那锄头击得粉碎一般。

    与此同时,李泽道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布置了数到防御魂阵。

    下一刻,他那身上更是被神秘光芒所笼罩,那是黄金罩!

    “轰!”

    那把锄头跟席卷而去的万钧雷霆疯狂的撞击在了一起,爆发出巨大的声响,整个空间都颤抖起来,下方恶水掀起更恐怖的巨浪,那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不断的有巨大的石头翻滚而下。

    下一刻,雷霆毫无意外的被锄成了碎片,但是锄头向下碾压的气势也停滞了下,也仅仅只是停滞了下,然后继续疯狂向下砸去。

    “轰!”又是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闷响,恐怖的气息四溢。

    李泽道所布置的数到强大的防御魂阵,就这样被那锄头无情的铲除了,就像是锄掉几株杂草似的,就这么简单。

    紧接着,那锄头继续疯狂的落在李泽道的头顶上方。

    这回,那锄头没能继续向下,而是硬生生的处于凝滞的状态,再也没办法继续往下。

    它那锋芒被一道神秘的金色光芒给拦住了,无论它发出何等恐怖的声音,释放出何等恐怖的压迫感,它愣是没办法在向下哪怕一寸。

    药师子眼珠子瞬间瞪得滚圆,那表情跟见了鬼没有太大的区别。

    金环面色呆滞,内心掀着巨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虽说总算挡住了那锄头,李泽道却是一点都不好受,他咬牙切齿苦苦支撑。

    他知道这最后一口气一旦松懈,那锄头必定狠狠砸在自己身上。

    到时就算不死,魂魄也得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

    庆幸的是,他这最后一口气还能继续支撑,更庆幸的是,头顶上方那该死的锄头已经失去气势。

    除非,药师子又一次挥动手中锄头。

    李泽道基本确定对方怕是不会再继续动手了。

    药师子的确没继续动手,他现在整个人处于懵逼的状态。

    他脑海剧烈轰鸣起来,心里掀起了比下方那恶水还要暴躁数万倍的巨浪,神色怪异至极,压根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他的预想之中,自己手中这把锄头自然不能轻易的就让这个弱者魂飞魄散,毕竟对方再弱那也是步入灵宇境的强者,是不能将其当做一般的蝼蚁看待。

    更别说这还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前提下,这个弱者势必要爆发出更强大的气息。

    但是,药师子压根就没料到说,他所受到的阻碍比他所想象的还要强大许多,他全力一击竟然被这个弱者给拦下了!

    他可是灵宇境上品修为的强者,而这个弱者不过刚步入灵宇境,他们之间有瞎子都看得到的巨大差距,他修炼的灵技再厉害也不可能挡住自己的攻击不是?

    但是,偏偏这种诡异至极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更让药师子在意的是,这个弱者竟然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布置出三道防御魂阵,要知道,这必须是相当高明的魂阵师才做得到。

    换句话说,若是给他更多时间,他必定能够布置出更为强大的魂阵,到时哪怕是自己的锄头,也没办法将那魂阵攻破,这无疑很恐怖!

    小看这弱者了。

    金环眸子里的诧异尽数被异彩所代替。

    这个宁枫的表现,比她所想象要强太多了。

    而且,他竟然还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魂阵师,这着实让人相当意外。

    心思涌动了片刻,金环那双眼睛看向药师子,再次拔出那蛇剑,朗声开口:“药师子,你好歹也是药方阁的少阁主,你竟然对我五毒宗小辈动手,传出去也不怕丢人?”

    “这个女人太无耻了!”

    药师子暗骂了句,那略显苍白的脸色难看了几分,眼睛里恐怖的寒芒一闪而过,却是没有继续一锄头砸下去,反而将锄头收了起来。

    刹那间,笼罩在李泽道头顶之上的那道恐怖压迫感瞬间消散,李泽道得以解脱。

    李泽道神色萎靡得异常厉害,身体颤抖不止,嘴巴一张,喷出了一口闷血。

    一边吐血一边暗骂这个女人实在太无耻了,非得找一个比她还无耻的女人出来,那只能是天梦姐姐了。

    在李泽道那心里,就没有人比天梦姐姐还无耻,还不讲道理。

    当然在天梦眼里,小道子才是最无耻的那个人。

    李泽道的身体在颤抖,若非苦苦撑着,怕是就要连站都站不稳了……当然,李泽道其实也没那么虚弱,他在飙演技。

    他得隐藏自己的一部分实力。

    李泽道当然清楚,药师子为何不继续攻击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压根就没他所想象的那么弱,他想要杀自己,势必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更别说,金环要动手了,所以药师子只能收手了。

    再者,药师子肯定不想在跟金环交手了,因为方才那一战,他虽说处于绝对碾压的状态,但是却也耗损了不少气息。

    李泽道继续飙毫无破绽的演技。

    他努力抬起头来,努力举起手中长剑,直对药师子,咬牙切齿道:“再来!”

    然后,嘴巴一张,华丽的喷出一口鲜血,却是给人一种宁死不屈,就算是死也要从你身上撕咬下一块肉来的铁血感觉。

    药师子没在继续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李泽道,那种惊愕也荡然无存。

    他眸子里竟然流露出欣赏之意,诚恳道:“我是药方阁的少阁主药师子,我们药方阁在药域的实力跟五毒宗比起来,只强不弱。”

    金环冷哼了一声:“呵呵,是吗?本圣女怎么不知道你们药方阁什么时候这么强?”

    药师子没有理会这个无耻女人,继续诚恳说道:“我小看你了,我一度以为你不过区区灵宇境下品修为,甚至还觉得你碍眼,出手削掉你的头发,我向你道歉。”

    李泽道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暗骂这个来自什么药方阁的少阁主药师子当真太恶毒了。

    药师子很是认真的说:“你若是肯加入我药方阁,我药师子必定以礼相待,绝不拿你当随从,也不会允许有人从你的尸体上跨过去。”

    金环的面色阴冷了几分,笑咯咯道:“药师子,你竟然敢当着本圣女的面挖我五毒宗的强者,你当真以为我五毒宗好欺负不成?”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果然无耻,方才还当他是可以随便让人宰杀的随从,现在则是当他是五毒宗的强者。

    药师子冷笑一声,没理会金环,继续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李泽道:“你可以考虑下。”

    李泽道只觉得后背冷冰冰,就好像有一条毒蛇正在那边死死的盯着他看似的。

    他知道自己敢有任何一丝犹豫,那毒蛇必定会张开它那毒嘴,一口将自己吞了。

    继续暗骂这个药师子当真太恶毒了,他这压根就是想借着金环的手杀了自己啊。

    于是,他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药师子,冷笑道:“就凭你那小小的狗屁药方阁,有什么资格跟我五毒宗相媲美?”

    “还实力跟我五毒宗比起来只强不弱?你好歹也是少阁主,说出这种话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

    药师子表情凝固,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

    李泽道脑袋一抬,义正辞严道:“药师子,你听好了,我宁枫生是金环圣女的人,死是金环圣女的鬼!”

    这话一出,李泽道心生孤独寂寞之感,论拍马屁,自己在天界怕是没有对手,高处不胜寒啊,寂寞啊。

    “……”

    药师子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他那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似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他受不了这个弱者的眼神,更受不了他说出的这种闻所未闻但是偏偏听起来还让人相当恶心相当恼火的话。

    他更是想不明白,这么恶心这么虚伪的话他是如何如此坦然的就说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