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八六章 出众的比例

    齐遇发现摇滚铁匠一样,立马就从本色信仰的背上下来。

    “心肝小匠匠,你看,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你有什么事情,宝贝小遇遇都肯定是要陪着你的。”

    “今天带着你来这里,不是以后不陪你了,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拥有精彩的马生。”

    “我让宦享哥哥去换一套燕尾骑士服,你再看看有没有感觉,好不好?”

    齐遇出发之前,就做了好几手的准备。

    心肝小匠匠是个“制服控”,他第一次对盛装舞步产生兴趣,就是因为看到了享誉国际和他的奥运骑手的表演。

    盛装舞步,人穿盛装,马走舞步。

    盛装属于骑手,舞步来自马匹。

    摇滚伏尔甘的情绪波动,在不了解他的人看来,就是彻头彻尾的不耐烦,但齐遇却看得出来,这是摇滚铁匠内心的挣扎和动摇。

    心肝小匠匠很聪明,但再聪明的一匹马,也有理解不了的事情。

    齐遇要做的,就是让摇滚铁匠在最自在,最没有抗拒的情况下接受宦享哥哥的骑乘。

    齐遇对宦享,好到超乎想象。

    好到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做了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如果,之前第一次给摇滚铁匠找骑手的那个时候,齐遇用的是这样的方式让蓝荷·铁匠去接受新的骑手,摇滚伏尔甘说不定,早就已经是那个奥运骑手的参赛伙伴了。

    真要这样的话,估计没有谁,是完没有可能成为蓝荷·铁匠的骑手的。

    什么叫区别对待?

    什么叫你最特别?

    齐遇就是这么一个生来就不知道什么叫一视同仁的人。

    喜好鲜明,情感直接。

    齐遇和摇滚铁匠商量的时候,宦享就去换衣服了。

    这样的事情,宦享压根也不需要再问一遍,得到齐遇的确认才开始做。

    默契这两个字,有些人,需要培养一辈子。

    有些人,却仿佛生来就已经磨合好了。

    宦享大哥哥去换衣服,心肝小匠匠就继续闹脾气,拿自己的脖子往齐遇的腰上面蹭,扑闪扑闪而又无辜的大眼神,时不时地看宝贝小遇遇一眼。

    然后,还第一次,对本色信仰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敌意。

    齐遇翻身上马“小遇遇的宠物小匠匠长大了,都学会吃醋了呀~”

    齐遇一边抚摸摇滚铁匠的鬃毛,一边俯身趴在摇滚伏尔甘的耳边,和他轻声说话。

    齐遇在起身之前,给摇滚铁匠喂了一颗薄荷糖。

    铁大小伙子心情不好,需要一点甜分来重塑别扭的小情绪。

    “来吧,心肝小匠匠,我们来重温一下在大师赛上表演的感觉。”齐遇带着摇滚铁匠在动力前行的过程中,做空中换腿的动作。

    一个急停之后的定后肢旋转接斜撗步。

    银鬃飘摇的摇滚伏尔甘,用最自信和娴熟的舞步,带着齐遇做高级收缩和高级伸展。

    以一个完美的皮亚夫,结束了和宝贝小遇遇的这次临时起意。

    换完衣服出来的宦享,看得如痴如醉。

    不知道是因为他喜欢齐遇,所以觉得自己从没见过这么肆意却又细腻到让认窒息的舞步,还是齐遇本来就在做一件别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宦享的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字天生一对。

    这是属于宝贝小遇遇和心肝小匠匠的高光时刻。

    摇滚铁匠超出“常马”的表现力,源自他与生俱来的卓越天赋。

    无怪乎摇滚伏尔甘日渐高涨的出场费,都依然让邀请方觉得“马超所值”。

    宦享看得有些出神。

    和齐遇重逢的那一次,齐遇带着摇滚铁匠表演的时候,宦享正在候场。

    看视频转播,和看现场表演,是完不同的两种感觉。

    再加上齐小遇同学在宦享大哥哥这边的身份,从上一次大师赛的一个嘉宾,变成了他心爱的女孩。

    刚纳农场,不是一个正规的场地,齐遇和摇滚伏尔甘也没有做完整的表演。

    蓝荷·铁匠做了一系列高难度的动作。

    冷静、灵活、柔软、协调,看不到齐遇给出的任何扶助。

    动作浑然天成。

    舞步一气呵成。

    宦享自问,这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度。

    国际马术联合会宣言中强调,盛装舞步是实现马和骑手完美沟通的最佳渠道。

    盛装舞步不仅能让马匹冷静、柔软、放松、灵活,而且能让马变得更自信、细心、热心。

    盛装舞步提升的,除了马的形体,还有一匹马的综合能力。

    三日赛包括盛装舞步项目的,自然不必说,就算是越野赛和障碍赛的,参赛马匹,也一样需要接受盛装舞步的训练。

    同样跳跃障碍的动作,也一样是要分轻松好看和勉强僵硬的。

    从盛装舞步比赛打分的角度来说,摇滚铁匠的动作,确实有很多不合规矩的地方。

    可是,在绝对自由而又自信的舞步面前,规矩两个摆设都算不上。

    宦享看着自己的这一身骑装,有点后悔自己刚刚默契股过高的配合。

    摇滚铁匠真的适合奥运吗?

    独一无二的摇滚伏尔甘真的适合正式的比赛吗?

    宝贝小遇遇带着心肝小匠匠的表演,因着从来都是随心所欲的。

    齐遇看到宦享出来,就直接带着心肝小匠匠了,踩着动感的舞步,直接律动到了穿着燕尾服的大哥哥身边。

    重逢的那一天,齐遇在还没有喜欢上宦享的时候,就已经被穿着骑士服的宦享大哥哥给圈粉了。

    齐遇对一身燕尾服骑在马上的男生原本就毫无抵抗力。

    如果这个男生刚好很帅,刚好有是让齐遇情窦初开的那一个。

    那杀伤力简直……

    应该用什么来形容呢?

    齐小遇同学陷入了思考。

    宦享穿了一身在法国巴黎高定时装屋aisonyanii定制的鸽灰色燕尾骑士服。

    这套燕尾服极其特别,除了时尚的鸽灰色和平时比赛是穿的黑色不太一样之外,衣领的部分还拼接了2018春夏最流行的adowrk——草地云雀黄。

    根据宦享的职业和性格特点,aisonyanii的设计师在上一季流行的冰淇淋柠檬黄的基础上,调低了明度和饱和度,冷却了最热烈的情绪,让草地云雀黄在鸽灰色的映衬下,多了温柔和成熟的表达。

    同色系的鸽灰色马甲,也在底部拼接了草地云雀黄的几何色块。

    常规的燕尾服,为了显示“正式”,都会选用黑色的主面料。

    时尚度如此之高的燕尾服极其罕见。

    在盛装舞步运动中,就更是如此。

    盛装舞步运动员穿的燕尾服几乎都是清一色的黑,最多就是在衣领和马甲底部,换上代表国家,或者代表幸运的拼接色块。

    以引领的姿态,从剪裁到色彩,都直接走在球时尚最前端的aisonyanii把流行色和宦享本色的气质一起融入到一套燕尾服的表达里面。

    这种样式的燕尾服,在正式的盛装舞步赛场上,几乎是没有可能看到的。

    毕竟,一直以来,盛装舞步这项运动都非常注重对传统的致敬。

    如果不是这样,也就不会要求骑手在比赛的时候,要穿明显不符合现代人对“运动服”定义的燕尾服上场比赛。

    盛装舞步比赛考察的,是步伐是否规范,马的动力是不是基于冷静的情绪,在身体正直的情况下,积极向前,马对骑手指令的服从和接受度。

    但是裁判给选手打出的总分里面,得分项除了步伐、动力和服从,还有骑手的骑姿和效率。

    骑姿其实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打分项。

    在时尚场合,穿aisonyanii,是绝对不可能出错的。

    但是换到并不行走在时尚圈的盛装舞步裁判这里,把燕尾服的主色调给改了,就很有可能会被一部分竭力捍卫传统的评委认为是“奇装异服”。

    大部分的骑手,都不会选择在这样的意见事情上冒险。

    除非拥有一骑绝尘的水平,或者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至少齐遇从来么见哪个骑手,是像宦享大哥哥现在这样穿搭的。

    如果说,燕尾服和马甲的设计,让齐遇对骑士服的时尚度有了新的认识。

    那么,宦享穿的那条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白色骑士裤,就是彻底让齐遇感到震惊的存在。

    这个裤子本色没有任何花样,可那种白,却白得很是特别。

    纯白色的裤子,在阳光下会带着一丝丝灰,完复刻了摇滚伏尔甘鬃毛的颜色。

    穿着这样的裤子,气到摇滚铁匠的背上,就能彻底融为一体。

    宦享大哥哥180公分的身高,其实算不得是有多么的出众。

    但他的身材比例很好。

    一双让超模看了都可能会自惭形秽的大长腿。

    在燕尾服同色系马靴和银鬃色骑士裤的映衬下,宦享哥哥的腿修长、笔直。

    齐遇觉得自己至少要穿上12的高跟鞋,才能有宦享哥哥这样的既视感。

    虽说萝卜青菜可有所爱。

    有些人就喜欢胖的,有些人就喜欢肌肉发达的。

    在齐小遇同学看来,身材对于男生来说,其实是比脸更重要的外貌元素。

    一个下身短,上身长。

    体态臃肿,满脸赘肉的男生,就算长得不难看,和帅这个字,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缘分了。

    诚然,所有的胖子都是潜力股,问题是,不是每个人都能等到潜力得到发挥的时候。

    宝贝小遇遇喜欢的,刚好就是宦享大哥哥这一款,穿衣显瘦,脱衣……

    想到脱衣,齐小遇同学忽然发现自己其实是完没有发言权的。

    貌似小遇遇只有扑在宦享怀里哭的那一次,有过不太明显的亲密接触的机会。

    在齐小遇同学的想象里,宦享大哥哥作为一个职业马术运动员,身上肯定还是有非常含蓄的肌肉群的。

    就是那种拥有隐形肌肉的完美身材。

    平时看不太出来,稍微一用力,腹肌也好,肱二头肌也好,就直接出来了。

    无尽的想象过后,齐遇终于想到了可以用来形容宦享杀伤力的表达——那杀伤力简直是原子弹爆炸的成千上万倍。

    齐小遇同学过度夸张的心里运动,招来了逻辑遇和实在齐再度对峙。

    逻辑遇有些不能忍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花痴,原子弹爆炸那是会死人的!

    实在齐并不以为意夸张的修辞手法你小学老师没有教过你吗?

    逻辑遇我小学没念完就出国了,我哪知道什么修辞?

    实在齐没念完就出国,又不是没念就出国了。你现在中文专业的学费是白交的吗?

    逻辑遇我正打算去退呢,你有意见?

    “要不然我们今天就骑着各自的马溜达吧,我觉得摇滚伏尔甘是天生的明星,不应该就这么跟着我,成为一匹普普通的盛装舞步马。”

    齐小遇同学的心里活动过于丰富,以至于都没有听到宦享问她的问题。

    等到宦享都准备直接翻身上马骑到本色信仰身上去了,齐遇才反应过来。

    “宦享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摇滚伏尔甘,每一个动作都好看,参加所有的比赛都会是所向披靡的?”

    “难道不是吗?”宦享疑惑。

    “不是的,我们小匠匠是属于典型的,没有学会走,就先学会跑了的。”

    “摇滚铁匠可以把高级动作做得很好看。”

    “但是像转向、圈乘、拐角、直线骑乘、偏横步、肩内、腰内、腰外、斜撗步这样的,单一的基础动作。”

    “心肝小匠匠做起来,其实经常都有很多是不怎么到位的地方。”

    齐遇对摇滚铁匠的情况,最是了解不过。

    “我刚刚并没有看出来有明显的问题。”宦享还沉浸在摇滚伏尔甘的表演里面。

    “你看不出来他有问题,是因为我给他编的整套动作,都没有用标准的链接方式。”

    “基础不够扎实这件事情,以后还是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的。”

    “宦享哥哥,你再稍等一下,我马上就能说服摇滚伏尔甘了。”

    宝贝小遇遇看宦享大哥哥入迷。

    自己一个人看不算,还非要骑着摇滚伏尔甘一起过来看。

    心肝小匠匠闹脾气闹到最后,都快不记得自己曾经是一匹有态度的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