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八九章 马类中的学霸

    齐遇和宦享再开始第二次那明巴峡谷骑行之前,给摇滚铁匠和本色信仰换了一下马鞍。

    把宦享最常用的马鞍放到摇滚铁匠身上。

    在把齐遇最常用的马鞍放到了本色信仰的身上。

    在高等级的马术运动中,马鞍也是非常重要的配置。

    每一种不同的马术运动,配备的马鞍,也会略有不同。

    盛装舞步要求骑手吧大部分的重量放到臀部,这就意味着,盛装舞步鞍,需要比障碍一类的项目使用的马鞍略微靠前一些。

    齐遇让摇滚铁匠闻本色信仰的马鞍“这是你媳妇的马鞍,我刚刚从她身上拿下来,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

    小遇遇希望让小匠匠尽快接受马鞍的动作还没有做多久,摇滚铁匠就兴奋地“直跺脚”。

    紧接着,就拿自己的脖子往齐遇的手上蹭。

    摇滚伏尔甘藏在银鬃之下的脖子,有着超完美的肌肉线条。

    从脖子,一直到臀部,都是非常精壮的小肌肉群。

    一匹马的脖子,是不是好看,要看有没有塌陷,能不能成一条直线。

    训练得好的马,臀部的肌肉会凸起,像一个小小的山丘,也像一顶小小的帐篷,但不会分成两块。

    从脖子一直到臀部的肌肉线条,柔美而又精炼。

    摇滚铁匠虽然伙食比一般的马要好一点,但他热爱舞蹈的天性,决定了他的身上,几乎都没有一丝的赘肉。

    人的身材有好坏之分,马的身材也是如此。

    如果接触的马多了,就会知道,什么样的马,才能称得上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或许是因为真的太喜欢本色信仰身上的味道了,心肝小匠匠自从闻了脾肺小色色的汗垫,就表现地无比配合。

    甚至还打了一个小小的响鼻,就和平时催促宝贝小遇遇快把马类蛋糕给他的样子,是如出一辙的。

    “小匠匠,你个有异性没马性的,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拥有小色色身上的汗味呀?”齐遇被自家宠物着急忙慌的样子给逗笑了。

    虽然,嘴上颇多打趣,但小阿遇的心里面,还是非常欢喜的。

    摇滚伏尔甘之主,爱上了宦享大哥哥的马鞍,那他离爱上宦享大哥哥本人,也就不远了。

    要知道,蓝荷·铁匠虽然拥有非常霸气的摇滚伏尔甘之名,实际上确实胆小的一马。

    就是那种特别不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

    而他不愿意接受的原因,说到底,还是因为害怕。

    拿劲蹄子踢人,只是一个表象。

    调整好汗垫、盛装舞步马和肚带。

    宦享骑上了摇滚铁匠,齐遇骑上了本色信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在一派祥和的气氛里面,宦享和齐遇的第二次那明巴峡谷骑行,在一派祥和的气氛里面,拉开了序幕。

    峡谷的树长得都很高,穿梭其中,总能让人生出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声声赞叹。

    和上一次骑着路马甲的时候不同,宦享一路上,都在和摇滚铁匠说话,就和齐遇上一次一样。

    提醒小匠匠注意林间的石头和路上的泥泞。

    事实上,大部分的盛装舞步马,接受的都是同样的训练模式,会有一些基本通用的扶助指令。

    骑手不用说话,只要动动手里的缰绳,就能让马,按照缰绳扶助的指令,完成骑手想要马完成的任务。

    宦享试了好几次,想要让摇滚铁匠转弯或者停下,甚至是简单的加速,都没有能够成功,才终于明白,齐遇为什么会说摇滚伏尔甘的调教,是自成一派的。

    蓝荷·铁匠已经不是一两岁,最多不过三岁,刚刚进去调教阶段的小马驹。

    宦享努力寻找能够让心肝小匠匠接受指令的力度和方式。

    正常来说,这种特殊情况下,半途介入,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能的。

    因为要摇滚伏尔甘之主从旁协助。

    宦享倒是慢慢开始摸清楚摇滚铁匠的脾气。

    “如果哪天真的要带摇滚铁匠去参加比赛的话,就要给他装上小衔水勒和大衔水勒,两跟缰绳,两个衔铁。我感觉你的小匠匠,应该是受不了这样的束缚的。”宦享慢慢摸清楚蓝荷·铁匠的一些脾气之后,就有了多余的精力,可以和齐遇聊天。

    高级盛装舞步配备两根缰绳,就是为了发出更多,更细致的指令。

    马通过体会选手发出的指令,完成比赛中需要完成的动作。

    当然,缰绳扶助,只是骑手对马匹扶助的一个表现形式。

    除了用手里的缰绳,骑手还会通过声音、双腿、臀部以及卸在马上的身体重量,和自己的参赛伙伴进行沟通。

    “才不是,我们小匠匠可有上进心了。他到现在都只佩戴一条初级的缰绳,是因为我不需要他做太复杂的动作。是以为小遇遇喜欢随意,小匠匠完是在改变自己的本性来配合小遇遇。宦享哥哥,我们家心肝小匠匠和你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齐小遇同学语出惊人的小习惯,不知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

    “你认为你的男朋友,和一匹马,是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认真的?”宦享很想伸手去摸齐遇的头。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但毕竟马背不比在平地上。

    齐遇如果不主动凑过来,宦享想要伸手摸到齐遇的头,还是有些困难的。

    堂堂摇滚伏尔甘之主的头,哪是随便什么人想摸就能摸得到的?

    可谁让宦享哥哥能放到随便什么人的行列里面吗?

    显然是不能的。

    齐遇乖巧得不能再乖巧地把自己的头,送到了宦享大哥哥能够摸到的“势力范围”之内。

    齐遇想要摸摇滚铁匠的鬃毛的时候,心肝小匠匠也是这么做的。

    堂堂摇滚伏尔甘之主,在觉悟上难道还不如自己的宠物?

    “你是人类中的殿堂级学霸,我们小匠匠是马类中的殿堂级学霸,就冲你们两个的学霸属性,怎么还能不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齐遇的动作有够乖,但日常论战的本事,也一点都没有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