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九二章 打卡第二天

    “有啊,《楚辞》里面的《卜居》不是记载得清清楚楚吗?”齐小遇同学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学霸,那也是实打实的拥有了学和霸这两个字。

    如假包换不说,还是中文系的。

    那文学造诣还能比不上刚刚成为归化运动员的宦享大哥哥?

    决不能够。

    “且不说《卜居》是不是屈原所做,还存在争议。就算确实是屈原的,《卜居》在写到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句话之前,还标明了詹尹乃释策而谢曰,综上所诉,就算之前的假设成立,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郑詹尹而不是屈原。”宦·殿堂级学霸·享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假设。

    齐遇倒是忘记了,对于一个殿堂级学霸来说,学习,是没有专业的区别的。

    谁规定一个物理和天文学博士,不能同时博古通今、博览群书、博闻强识。

    “你怎么知道屈原没有说过,难道你见过屈原?屈原听郑詹尹说完,自己就不能跟着学一学?我就随便说个‘是也不是’还被你盗窃呢,何况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样的名句?你凭什么说屈原没有说过?你找他要过标准答案还是怎样?”齐遇直接借用了宦享刚刚用过的句式。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遇式逻辑,

    小阿遇不要面子的呀?

    物理天文数学都不如宦享哥哥也就算了,毕竟,术业有专攻。

    怎么连个古文都争论不过了?

    比又比不过人家,说也说不过人家,齐遇就不信了,难道耍赖也耍不过吗?

    总有小阿遇比宦享哥哥更擅长的领域,是也不是?

    “确实不曾见过,更没有时时跟在身边的机会,是我犯了不够严谨的错,现在向你道歉,可好?”

    “不好。”齐遇想了想,又推翻了自己的说法“你道不道歉是你的事情,我接受不接受是饿哦的事情,你可以道歉看看,但我保留不接受道歉的权利。”

    “道歉好像有点破坏气氛,小阿遇有没有发现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宦享知道齐遇对自己的专业领域还是有些在意的,就二话不说,直接切换了话题。

    “那是什么呀?”齐遇本来就理亏,宦享给她搭好台阶,没有不顺着下来的道理。

    “今天晚上算不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宦享的话题,切换得很是彻底。

    “第一次约会吗?好像还真是呀~”齐小遇同学有点后知后觉。

    按理说,第一次谈恋爱的女生,肯定会特别在意各种各样的第一次。

    但齐遇成为宦享大哥哥的女朋友的时机有点特别。

    刚刚过去的这几天,又是长途飞机,又是各种状态调整,还要让心肝小匠匠放下心中的戒备。

    齐遇忙到就差没有时间出去吃饭,更不要说什么特地出去找个地方,吃顿浪漫的晚餐,或者在如诗如画的雨林里面散步。

    复活节假期就这么长的时间,齐遇想要在假期结束之前,要摇滚铁匠成为宦享大哥哥的参赛伙伴。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荣幸,邀请摇滚伏尔甘之主,和我一起,去看春溪国家公园的萤火虫,就着雨林的夜色,共进晚餐?”宦享非常正式地发出了邀请,微微俯身,把手伸到了齐遇的面前。

    “宦享哥哥,你老实招来,你是不是蓄谋已久的?”齐小遇同学好喜欢这么特别的初次约会,以至于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没有呢,我们这次的行程,每一个环节,都是这么的临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特意安排,今天的一切,如果真的有什么安排的话,那一定是上天的安排。”宦享只是让威廉·刚纳·jr帮忙找一个地方,把折叠别墅给展开。

    倒是没有想过,自己什么都没有手,澳洲的兄弟就这么给力,直接给找了个厨师过来,在森林里面,准备烧烤式的烛光晚餐。

    威廉·刚纳·jr是个好兄弟。

    自己还是个单身狗,却这么懂得照顾自己兄弟女朋友的感受。

    回头要给他介绍个女朋友。

    峡谷骑行什么的,如果一直只有两个人,狗粮也不知道要撒给谁吃。

    宦享想到这儿,就笑了。

    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无聊的想法?

    他好好的一个前丹麦贵族现中国绅士,怎么能有这么无聊的,想要撒狗粮的行为呢?

    这么幼稚的行为,难道重回了十八岁?

    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想要世界都知道的感觉,二十八岁的“老男人”宦享,还是第一次体会。

    宦享的脸上,绽放了一个很特别的笑容。

    10的无奈+20的感慨+30的期待+40宠爱的,演变成了100的纯白。

    一个包罗万象的笑容,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展现在齐小遇同学的眼前。

    宦享哥哥的笑容,为什么总是这么的一尘不染。

    天性摇滚的摇滚伏尔甘之主忍不住就想要破坏。

    齐遇踮起脚尖,在宦享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和弹簧的反作用力似的直接跑开。

    齐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亲的是哪里,总归是宦享大哥哥脸上的某个地方。

    “心肝小匠匠,宝贝小遇遇要和宦享大哥哥去看蓝光萤火虫,那边一个风景名胜,想来每天都有很多人,可能不太方便带你一起过去,你在这里,好好照顾脾肺小色色,我现在给你吃点草料,等回来,再给你做马类蛋糕,好不好呀?”

    始作俑者齐家小妹,在作案结束之后,直接就进入了马类的世界。

    就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齐遇甚至都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是因为急着跑过来找摇滚铁匠商量,才会有的跑步运动后遗症。

    她一天都不知道要亲摇滚铁匠多少下,熟门熟路的,简直不要太会亲。

    已经刻到骨子里面的动作,哪能在伟大的摇滚伏尔甘之主的心里,激起哪怕一星半点的涟漪?

    绝不能够,呀~

    齐遇是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比齐遇更加云里雾里的那个人,反倒是宦享大哥哥。

    在表白这件事情上,他落在了齐遇之后。

    难道在所有应该他主动的事情,都要落在后面?

    宦享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是绅士没有错,但他也是一个有着运动员血性的五星骑手啊。

    想来,还是两人之间十岁的年龄差,和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齐遇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姑娘。

    男朋友的这个身份,还没有彻底印刻在宦享大哥哥的骨子里。

    “马类蛋糕要不等下我来做,你看看我从你那里偷师的手艺有没有青出于蓝。”

    “宦享哥哥,你会不会想的有点多,就你在马界的厨艺,也好意思说青出于蓝?你以为你一个人类的学霸,连马界都能一同称霸?”色厉内荏的齐小遇同学,顾左右而言他。

    压根就没有给宦享留下,深入探讨齐遇被弹开之前的那个动作的机会。

    宦享也没有任何要乘胜追击的意思。

    有些事情,有些氛围,都得是要自己创造。

    要在自然而然+顺其自然的情况下开始。

    要在一目了然+生机盎然的情况下结束。

    这么兴味盎然的事情,不能再兴致索然的氛围里面死灰复燃。

    宦享大哥哥对齐遇小妹妹,有的是耐心。

    比起齐遇,宦享才是更享受现在这个状态的人。

    宦享在自己十八岁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情绪。

    那时候的他,在别人看起来,每天都在微笑,出生在越过终点线几万公里的大家族,还是最受宠的宦氏子孙。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灵魂深处的抑郁,是多么的让人崩溃。

    没能好好过自己的十八岁的遗憾,在和齐家铁铺的小妹妹重逢之后,竟然有了重过一遍的感觉。

    等待,是人世间最需要耐心的事情。

    等待,是一件最有可能创造美好的事情。

    宦享知道他的小阿遇现在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就没有继续和齐遇论战,从折叠别墅马房旁边的台阶,拾级而上。

    直接进屋了。

    宦享换了一身衣服下来。

    他刚刚穿的那身燕尾服,其实很适合烛光晚餐。

    但接下来,他是要先带齐遇去看蓝光萤火虫。

    那是一个风景名胜,并不可能只有他和齐遇两个人,穿成这样去春溪国家公园的自然桥,多少都有些奇怪。

    除了换衣服,宦享大哥哥的手里,还拿了一张卡片。

    …………………………

    相逢你还年少。

    相恋你刚成年。

    认识你,便认识了世间一切的美好。

    伴你成长,便拥有了世间一起的美好。

    ——————表白打开的第二天。

    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陪着自己喜欢的人,慢慢体会成长的欢喜。

    …………………………

    宦享觉得用话语来回应齐遇刚刚的忽然靠近有些苍白,就换了齐遇更喜欢的古典方式。

    他才十八岁的女朋友,最是喜欢古典。

    喜欢古典文学、喜欢古典骑乘、也喜欢古典表白。

    有些话不好意思说,但变成了文字,就完是另外一种感觉。

    原本,看到宦享上楼,心里还有点不高兴的齐小遇同学,在看到卡片之后,心情指数,瞬间就飙升到晴空万里了。

    宦享只是写了短短的四句话。

    算不得规整,也构不成一首诗,但就是能够直击齐遇心底最柔软的,那个一直保留到现在,从来都没有人进去过的,专属于爱情的领地。

    有一个人,他可能还不是很了解你这个人,但是他能看到你的灵魂,知道你真正在意什么。

    听说,和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就是和爱情的一路同行。

    “宦享哥哥,我昨天看到一句话,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你说,这是不是就是喜欢的终极定义了?”齐遇忽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

    “这个呀,貌似还可以更加深刻一点。这句话应该是源自一首叫《喜欢一个人》的现代诗。相比你刚刚说的这个,我更喜欢原始版本——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

    宦享背诗背到这里,忽然就卡顿了一下“痴于……呃……咳咳,这个跳过,再有就是迷于声音,醉于深情,我觉得这个应该比你之前看到的那五个层次要更加深刻一点。”

    “写的真好,但是,痴于……呃……咳咳是什么?”齐小遇同学经常都喜欢刨根问底,毕竟这是有关现代诗歌的探讨,属于中文专业的范畴。

    “这个啊……这首诗其实蛮长的,你自己找出来看看就好了,没记错的话,作者应该叫吴桂君,现代诗歌不多,应该蛮容易找到的。”

    齐小遇同学向来都是一个行动派,宦享哥哥说让她自己找,她就直接打开手机去搜了。

    然后她找到了吴桂君。

    然后她找到了《喜欢一个人》。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更加深刻的喜欢,貌似还不是齐遇这小小的年纪,适合深入探讨的。

    除非有a妈那样的“情感大师”坐镇,这样的话题探讨起来,才不会显得尴尬。

    “宦享哥哥,你的颜值,你的才华,你的人品,你的声音还有你完美无效的一双手,都让人迷醉,我一定到了比喜欢一个人更高阶的状态。”齐遇决定用更为现代的方式,通过语言来完成自己的表白打卡回复。

    “更高阶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宦享的笑,一尘不染,纯白之中,透着温暖。

    “爱你的状态。”齐遇的笑,肆意得如百花绽放,又清澈得像那明巴峡谷的溪流。

    “烛光晚餐都还没有开始吃,你就这么表白,等一下我得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回应呢?”宦享觉得齐遇的笑容有毒。

    人世界最美妙的死法,或许就是在这样的笑容里,慢慢中毒,直到身亡。

    “这明明是我对你的表白回应,哪里需要丰神俊朗、艳绝人寰的宦享大哥哥回应呀~”齐小遇同学的汉语言造诣,忽高忽低。

    前一秒还在惊艳,后一秒就是惨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