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九三章 知其所以然

    空中换腿、后定肢旋转、高级收缩与高级伸展

    帕萨基、皮亚夫

    宦享带着蓝荷·铁匠做了一个从腰内到定后肢旋转,再到斜撗步的综合练习动作。

    齐遇看着有些别扭“宦享哥哥,我们心肝小匠匠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动作连接,你对他的改变,还真的是有够彻底的呀~”

    “没有呀,我基本上就是根据摇滚铁匠自身的特点在做一些尝试。刚刚的这个组合练习,最大的优点是,马在弯曲的时候,都是外方肢在內方肢的前方交叉。这样动作和动作之间,就可以无缝衔接。”

    宦享慢慢找到了训练摇滚铁匠的方式。

    “小匠匠,有个学霸骑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都变成特别厉害的一匹马了?你以后习惯了宦享哥哥的扶助,是不是就对小遇遇的话,爱答不理了呀?你可不许这样哦,不然小阿遇可是会哭的。”

    齐小遇同学,又是开心,又是心酸。

    从今往后,心肝小匠匠还是宝贝小遇遇一个人的宠物马吗?

    摇滚伏尔甘仿佛感受到了主人内心的波动,看到齐遇走进,就一个劲儿地往她的身上蹭。

    他的长鬃毛,被设计成了两排祥云一样的鬃毛辫,没有办法再和之前那样,每跑动一步,都是肆意的银鬃飘摇。

    齐遇看着摇滚铁匠的动作不习惯,摇滚铁匠真是对自己的造型不习惯。

    小不习惯和大不习惯聚集在一起,头对头地相互安慰。

    “你现在一下佩戴了大小两个衔铁,会不会有点不习惯呀?”齐遇和摇滚铁匠聊天的这个过程,骑手宦享从马背上下来。

    拿着只有训练才可以使用的盛装舞步鞭,站在齐遇的旁边。

    “小匠匠,你看看刚刚骑在你背上的这个人,他居然、竟然拿了一根马鞭。他刚刚有没有抽你?他要是抽你了你告诉我,我双倍帮你抽回去。”齐遇不喜欢马鞭。

    以她和摇滚铁匠的默契程度,盛装舞步鞭永远都只是一个摆设。

    “给你,拿去,想抽就抽吧。”宦享把马鞭递给齐遇。

    齐小遇同学抬头,瞪了宦享一眼“古人诚不我欺,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找抽的人。”

    “女朋友想要抽我,那是给我面子,必须要时刻把工具准备好。要不要再给你一副手套?我怕你抽的狠的时候,会伤了你的手。”宦享大有一种越活越回去的架势。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这皮糙肉厚的,打铁都没问题,抽你肯定就更加不在话下了。”齐遇谢绝了宦享给他手套的建议。

    “如果抽我能让你每天都笑得这么开怀的话,从今天开始,请叫我宦抽抽。”上赶着找抽的宦享大哥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打一声招呼就上线了。

    “我也是服了你了,你一个准天文物理学家,是怎么沦落为找抽专业户的?”齐遇没有接下宦享递过来的马鞭。

    一个连自己的马都不舍得抽的人,有怎么可能舍得对自己的男朋友挥舞马鞭?

    齐遇喜欢的是打铁,不是打人。

    “我也是觉得奇怪,我现在怎么就堕落至此了,小阿遇觉得我还有救吗?”宦享现在牵齐遇的手,已经牵得熟门熟路了。

    齐遇可以拒绝任何事情,但拒绝不了宦享大哥哥伸过来的手。

    在见到宦享的手之前,齐遇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手控”的人。

    她甚至都觉得,人世间最幸福的死法,一定是拉着宦享大哥哥的手,安静地死去。

    “宦享哥哥,摇滚伏尔甘刚刚的那组动作,算标准了没有?”齐小遇同学决定要换话题。

    宦享大哥哥幼稚起来,齐小遇同学都有些接受无能。

    齐遇忽然明白,自家的帅爸爸,在和ada结婚前后,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变化了。

    经常都听说,女人真正爱上一个人会变傻,为什么没有人说,男人真正爱上一个人会变弱智?

    这绝对是“红果果”的性别歧视。

    “这个练习,考量的是马匹对动作的理解和步伐执行的质量,在理解上,我们两个还在磨合,执行的质量,堪称完美。”骑手宦享对摇滚铁匠的赞美,溢于言表。

    “真的吗?摇滚伏尔甘是不是和他的主人,一样的惊才绝艳?”齐遇很高兴。

    她一直都知道摇滚铁匠很有天赋。

    但是,齐遇又一直担心,心肝小匠匠的天赋,是不是都被自己“浪费”在了《铁匠之舞》里。

    从明星到运动员之间的转变,在人类的世界有多难,在马类的世界,只会比人类的更难。

    人的习惯一旦养成,就不好改变,马的习惯更是如此。

    一匹马,很难接受不同形式的“二次调教”。

    好在,摇滚伏尔甘之前成名的“舞台展现形式”,是完自由和随心的。

    严格算起来,宦享对他的调教,应该算是第一次,而不是已经下达了错误的指令,在慢慢纠正回来。

    “我太难了,我女朋友天天都给我出送命题。”宦享用大拇指在齐遇的手背揉搓了两下,以示抗议,顺带着撒娇。

    “又来,宦享小朋友,你今年有没有三岁?”齐遇不知道除了无语,还能再做些什么。

    宦享大哥哥难道就不能有一个正常的,二十八岁的,成熟男性的,行为模式。

    她明明是找了一个大十岁的男朋友,又不是收养了一个才三岁小男孩。

    “我三岁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不然我也是很愿意变回三岁,看看那时候的你是在干什么的。”宦享大哥哥的话,有些自相矛盾。

    “三岁我都是高估你了。”

    “不可能,你肯定是低估我了,我要变成十一岁,然后去看一看,一岁的你在干什么。”

    “一岁?生活都好不能自理的小姑娘,你要看什么?把屎把尿还是要干什么?这些事儿你能行吗?”

    “……”

    当齐遇无比认真地想要破坏气氛的时候,“三岁的”宦享小朋友,是没有办法继续幼稚下去的。

    …………………………

    给一匹盛装舞步马做训练,需要关注的常量一共有五个

    第一,接受。

    第二,冷静。

    第三,积极向前。

    第四,身体正直。

    第五,步伐规范。

    一直以来,摇滚铁匠在身体正直这一点上,都是教科书一样的存在。

    接受这一点,和齐遇在一起的时候,摇滚铁匠的表现,也是殿堂级的。

    现在换了骑手宦享,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之后,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经过宦享大哥哥这一段时间的调教,蓝荷·铁匠在步伐规范这一点上,也已经慢慢在成指数级提升了。

    倒是积极向前,原本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大部分盛装舞步马都能够做到的事情。

    自由惯了的摇滚铁匠经常都没有能够好好保持。

    盛装舞步比赛是在标有字母的场地上进行,这些字母标记,可以帮助和引导骑手完成各项规定动作。

    比赛要求骑手带着自己的马,发挥想象力,尽量使用一整块场地。

    而齐遇带领的表演嘉宾,一直以来,都是把绝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到场地的正中央。

    对场地使用的要求,是宦享调教的“运动员”蓝荷·铁匠和齐遇带领的“表演嘉宾”摇滚伏尔甘,需要面对的最大区别和挑战。

    作为表演嘉宾,心肝小匠匠从来都没有练习过面对裁判的骑乘。

    从来没有想过要在经过裁判台的时候,做更好看,更精彩的动作。

    花样滑冰运动员,也会在面对裁判的时候,展现最美的动作和笑容。

    这算不上是什么硬性的评判标准。

    但如果你做的动作,经常背对着裁判,弄得裁判没办法看到很多的细节,肯定是会对最后的得分有影响的。

    “宦享哥哥,小匠匠每时每刻都想着要即兴表演,会不会严重阻碍了他成为运动员的进程呀?”齐遇最清楚,摇滚伏尔甘是多么有表现力,并且热衷于此的一匹马。

    冷静什么的,在流量举行摇滚伏尔甘的身上,经常都不怎么容易找到。

    蓝荷·铁匠有很强的戒备心理,他不喜欢有陌生人靠近,你一般的马儿都要更胆小一些。

    但是,如果陌生人没有靠近到能够触摸到他的程度,没有入侵到摇滚伏尔甘的领地,只是远远地做着观众,摇滚铁匠的胆子又会比一般的马儿大很多。

    蓝荷·铁匠很少会因为声音的变化受惊。

    他喜欢接受掌声和赞美。

    他是一个典型的“马来疯”,人越多就越兴奋,越兴奋就越摇滚。

    “不会,每一场盛装舞步的表演,都是需要情投入,就算是比赛,也经常是需要即兴发挥的。马儿不是机器,没有任何两次的表演是一样的,这一点,不管是你以前做的表演,还是摇滚铁匠即将开始的比赛,都是没有区别的。一匹优秀的盛装舞步马,原本就需要有很强的即兴发挥的能力。”

    宦享告诉齐遇,心肝小匠匠的并没有齐遇想象中的,那么多“不可调和”的劣势。

    “是不是就像有的花样滑冰运动员,一个跳跃动作失败了,就在整套动作的某个地方,临时补上一个动作,是同样的道理?”齐小遇是一个认真好学的女同学。

    “没错啊。如果你真的从来都没有学过,那你在调教马方面,确实是很有天赋的。你只是有些指令下达的方式,和传统的训练体系不太一样,这并不代表你没有把摇滚铁匠训练好。你只是不愿意给他太多的束缚而已。”

    宦享训练蓝荷·铁匠的过程,比他原先想象的,要轻松得多。

    只要摇滚伏尔甘最终展现出来的动作是标准的,那么下达指令的方式,是不是有别于别的马,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尤其是在宦享博闻强识的,完可以记住一套标准指令,和一套齐遇原创的指令。

    只要把宝贝小遇遇和心肝小匠匠在一起表演的时候,特别强调的亲昵动作去掉,尽量让所有除了声音扶助之外的所有扶助,都变得“隐形”就可以了。

    宦享训练蓝荷·铁匠的原则,是尽量不做改变,用齐遇下达指令的方式去下达指令。

    虽然他给摇滚铁匠到了大小两个衔铁,戴了两根缰绳,但宦享真正使用到的时候,并没有很多。

    很多骑手,经过几年的训练,都会养成自己的固定的调教习惯。

    齐遇以为,宦享在成为蓝荷·铁匠的骑手之后,会用最规范的要求和动作,“从零开始”训练摇滚铁匠,让他把小时候没有系统学习过的基础动作,给练扎实了。

    但宦享大哥哥却完反其道而行之。

    专门挑摇滚伏尔甘擅长的动作去训练他,这给了心肝小匠匠很大的自信。

    有着十年盛装舞步训练经历的大师姐骑手宦享,很乐意为了蓝荷·铁匠改变自己的习惯,或者说让自己适应两套完不同的习惯。

    这样一来,虽然对骑手的挑战更大,骑手面临的麻烦也更多,但马匹却相对没有那么多的改变需要做。

    这或许,是摇滚铁匠和自己的参赛伙伴能够迅速磨合的,最主要的原因。

    盛装舞步是对一匹马的身体训练,更是对一匹马的思想训练。

    单一动作的重复练习,是机械的。

    整体训练就需要骑手和马儿的共情、马匹对骑手的服从,以及至关重要的自信。

    只有在骑手和马有着完美沟通的时候,马儿才能正确执行骑手的指令,达成动作的一致性。

    宦享所以能够成为一名大师级的盛装舞步骑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非常尊重马匹的感官和头脑。

    宦享倾向于和马成为朋友,理解马的行为,而不是成为马的老师,纠正马的动作。

    对于盛装舞步比赛必须要有的基本步法,宦享的处理方式,是在摇滚铁匠自由发挥的过程中,抓住基础动作的分解,然后让小匠匠慢慢去接受和理解这个动作。

    摇滚铁匠以前是知道自己的舞步很吸睛,但却不知道是自己一系列动作里面的哪一个是让观众热血沸腾的。

    完成了一个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进阶。

    。